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北后》石家庄北后小区东区 by末初 北后GV

更新时间:2019-12-02 00:27:50

《北后》石家庄北后小区东区 by末初 北后GV 已完结

《北后》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末初 分类:架空 主角:梅儿,薛程

《北后》作者:末初,架空类型小说,主角:梅儿,薛程,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不过仔细想想,喜儿陪伴了自己那么些年,把自己照顾的还是很好的,这么想的时候,北元晴心里还是有些淡淡的难过的。 那薛程听见薛悦的问...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不过仔细想想,喜儿陪伴了自己那么些年,把自己照顾的还是很好的,这么想的时候,北元晴心里还是有些淡淡的难过的。

那薛程听见薛悦的问题就陷入一片死寂,神色间的变换表明他大概是在做什么艰难的决定。最后神色一定,对着女儿露出笑容:“是啊,爹爹把姐姐找回来了。”

薛悦又是一声欢呼,居然激动的要去拽梅儿的衣袖,她的姐姐该跟她和爹爹站在一起啊。

梅儿却没有让她得手,慌慌张张的躲到北元晴的身后,虽然北元晴是没什么震慑力,可是谁让她身边还站在北元齐和元炎呢。

薛悦不敢上前,只能困惑的盯着梅儿。

北元晴对着薛悦和薛程微微一笑,然后才牵着梅儿拉出来对着自己,然后仰头对着梅儿问:“梅儿,你还记得你到将军府之前的事情吗?”

梅儿虽然不是顶聪明的那种人,但是能作为北元晴的心腹从小培养起来的,头脑也还是有些灵活的,薛悦拉她她要躲是她有点不能相信,但是并不代表着她没弄懂现在的情况是什么。

她三岁就到将军府,本就是个不记事儿的年龄,如今9岁,脑子里的记忆都是关于将军府和她家小姐的,但是她也不想轻易的说一点都不认识对面的那个殷切望着她的将军,心底里,她也是很想有自己的爹爹娘亲的。

看着面前的梅儿绞着手指低着头不愿意多说话的样子,北元晴就猜到梅儿心里是怎么想的了,也是,谁不想有个自己的家呢。

“薛将军,梅儿是跟我从小一起长大的,爹爹说她三岁就到我们家了,北氏一族规矩严格,她虽然是我的婢子身份,但是我一直都把梅儿当作姐姐看待的。我也看到她跟薛姐姐的确长的一样,可是这也不能代表她就是你的女儿,你有什么能证明梅儿是你女儿的证据吗?”

北元晴代梅儿开了口,看梅儿的样子,她也不想做什么破坏了,如果薛程能拿出证据证明梅儿的确是他的女儿,那么就让他们好好相认吧,只是这梅儿的身契还在自己身边呢,薛程想拿回去,就得好好付出代价了。

薛程有些惊讶的看着面前询问自己的小女孩,说实话,虽然他隐隐有些感到北元齐包括元炎一行在内的中心可能就是这个北疆之女,但是她的年龄毕竟幼小,之前又一直躲在六皇子元炎怀里,他以为必定是因为这个女孩儿的身份才如此,还真的没有特别注意。

可是如今,她站在自己面前,替自己的女儿来问自己,并且六皇子和神医北元齐都没有插手的意思,这就是说自己跟女儿相认的问题是完完全全由这个女孩子决定的吗。

“自然,我大女儿的后腰左侧有一个明显的月牙形胎记,我小女儿是在后腰右侧,她们是双生胎,不仅是面容一样,这胎记也是对称的。”

北元晴根本懒得去找人验证,她本来也觉得梅儿就是薛程的女儿好吗,只是该有的流程还是要有的,于是只是扭头去看在自己身后的梅儿,眼睛带着询问。

梅儿涨红的一张脸,但是语气还是难掩激动的:“没,没错,我是在那个地方有个月牙形的胎记。”

梅儿一证实,北元晴懒得再问薛程什么,只是轻声的开口问梅儿。

“梅儿,薛将军是你父亲,你,可是要认他呢?原来你也是将军家的小姐呢。”

梅儿支吾着不知道怎么开口,只是一直在偷瞄薛程和薛念。

北元晴挑挑嘴角,又转过身去:“薛将军,没想到我们还有这样的缘分呢。”

这缘分两个字咬的极重,薛程的脸色又开始难看起来,他不肯定北元晴说这话是不是有什么更深的意义,他刚叫人去绑架她却失败了,反而让自己处境极其不好,这也很有缘分。

“既然如此,我今天便把梅儿留给将军了,只是爹爹告诉我,梅儿若想离开我北家,似乎挺麻烦的,我也不太懂,薛将军明天来跟我四哥好好聊聊吧。”

北元晴这话说完,都没等薛程弄清楚她的话是否有所深意,她就已经转过身扑进元炎怀里:“炎哥哥,今天好累,炎哥哥抱晴儿回四哥房里睡觉好不好。”

元炎怎可能拒绝,直接就抱人起来走人,北元齐挑挑眼角,但没说什么,跟在了元炎身后,还没走两步,就听见北元晴故意放大的声音。

“四哥,我听爹爹说薛将军一路官运亨通,没什么落魄的时候,为什么会把梅儿丢掉呢?四哥四哥,你跟爹爹他无论如何任何时候都不会丢掉晴儿的是吧?”

北元晴囧囧有神的盯着他,元炎还特别配合的停了下脚步,他听见后面薛悦一声惊呼:“姐姐,你怎么哭了啊。”

北元齐无奈的敲敲北元晴的头:“不会的,走了,回去吧。”

元炎的脚步再一次迈开,这一次,他们没有再任何停留的回到了之前北元齐所住的院落,院落中其他的房间已经被整理的干干净净,但几人却没有分开,默契的一同又走进北元齐的屋子。

北元齐所住的房间的那个屏风隔出来的厅堂还是很大的,元炎他们都落了坐也不嫌拥挤。

北元齐看看还黏在元炎怀里的北元晴:“到家了就下来自己坐好,你现在是越来越懒了,随时出去让人抱着,你倒是舒服了人家还累呢。”

北元晴吐吐舌头,从元炎怀里蹭下来,把坐在元炎身边的元昊赶走,自己乐颠颠的坐上去。

元昊敢怒不敢言,北元齐瞪了北元晴跟元炎各一眼就开始喝自己的茶,他绝对可以忽略心里的那些小失落的,只有元炎,迅速的把刚刚元昊还没来及用的杯子倒了茶放到北元晴面前。

“梅儿的卖身契是在你身边呢?”

“是啊,四哥你不是知道么,不是你跟爹爹商量的结果,我身边的人身契都在我手里啊,调动提拔发卖都归我自己管,四哥你要么,你觉得哪个什么将军的明天会来赎啊?”

北元齐没理会北元晴的问题:“你跟梅儿也算是从小一起长到这么大的,之前不是还很亲近她的,怎么感觉现在她要离开你你还有那么点松了口气的感觉。”

北元晴嘴里的一口茶直接呛到自己,元炎赶紧去拍她的胸口,北元晴没觉得什么,北元齐倒是有一瞬间想砍掉元炎的手:“你是那么激动干什么。”

北元晴从元炎的胳膊中扒出些位置:“咳咳,咳咳,哪有,我是想着怎么着梅儿也变成将军家的女儿了,虽然不舍得还是替她开心的啊,呛到什么的我也不是故意的,很难受啊,谁叫四哥你突然间跟我说话。”

北元齐盯着她看了良久,看的北元晴有点心虚了才收回视线:“是成为将军的女儿了,但是不见得就会离开北家离开你,你那身契收好吧,人家真要了拿出来不迟。”

北元晴瞪大了眼睛就想问为什么,结果看到北元齐又不敢问了,哼,反正明天就知道了。

元炎看她好些,也不再回到自己的位置,直接把北元晴安置在自己的腿上,真是一刻都不能让人放心。

元昊的眼睛就是一直咕噜咕噜转,其实他也有这种感觉啊,而且他还记得之前在九州那天他跟六哥带小晴儿出去那天,小晴儿好像也是因为这个丫鬟心情不怎么好的,不过后来他承受了小晴儿的火气,六哥又不知道用什么办法哄了哄,再见到的时候就没事了。

想到这元昊又去看元炎,元炎正面无表情的用担忧的眼神瞧北元晴,他刷的把头转走,老天,赶紧把他原来的六哥还给他。

在他正准备假装忧郁一会呢,门外闪进来一个黑影,对着他跪下:“世子。”

元昊赶紧正了脸色,看元炎,北元晴和北元齐都一瞬间把目光聚向他,又有些小得意的开口:“怎么,薛家认亲戏散场了。”

其他三人瞬间了然,他们都对认亲戏没什么太大的兴趣,薛程的这种无非就是不小心让女儿走丢了,肯定也一直在寻找但是没找到,现在见到了,哭一哭,说说想念之情把人哄好叫一声爹爹这亲就完美认成了,所以根本没兴趣去打听,没想到元昊还挺喜欢看热闹的,自己不好意思,就让属下帮自己看。

“回世子,您们一走,薛将军就抱着薛大小姐一顿痛哭,只说是当年带她跟薛二小姐出门,只是给她买个小玩意的瞬间,人就不见了,他这些年来一直在找,只是没想过薛大小姐在北家,在护国将军府,还说薛大小姐本来叫薛喜,只是后来丢了找不着就给改成薛念了,表明他很惦记她,那薛大小姐是个好说话的,薛将军一流眼泪,她就跟着流泪了,如今已经喊了爹爹,正在屋子里面跟薛二小姐说悄悄话。”

元昊听的笑眯眯,北元晴却不是听的很仔细,本来挺感动的场面,让元昊身边这个人冷梆梆的一叙述,她居然感觉到有点喜感,不过,她还是听到几个重点的,薛悦后来改名叫喜儿不是在纪念她姐姐吧,那怎么不改成念儿呢,梅儿现在是叫薛念,说实话,她个人觉得薛念可比薛喜好听多了。

不过,真是白浪费她最后回来之前专门说给梅儿,哦,是薛念,听的那句话了,这原谅薛程也太容易了,难道不是扔掉是走丢就没什么责任了。

“四爷,九姑娘。”

这话音一响起,元昊身边的那个人瞬间没了影子,北元晴把脸转进元炎胸膛,她真不想见这个人。

那叫人的话音落了许久,被千羽才缓缓的迈了进来,袅袅婷婷的向元炎和元昊行了礼,才对着北元齐笑盈盈的开口。

“四爷,我想着您跟两位贵人可能有事商量,所以在外面先叫了一声,您

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末初)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梅儿,薛程)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末初)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北后》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梅儿,薛程),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