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弃女替嫁:错宠王妃》神医弃女盛宠九王妃 出柜 弃女替嫁:错宠王妃紧缚

更新时间:2019-10-22 16:17:10

《弃女替嫁:错宠王妃》神医弃女盛宠九王妃 出柜 弃女替嫁:错宠王妃紧缚 连载中

《弃女替嫁:错宠王妃》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不遑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龙钰,萧启川

《弃女替嫁:错宠王妃》为不遑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清夜无尘,月色如银。瑶华中庭,酒斟十分。今夜明月高照,醇酒飘香,龙君奕不想辜负如此夜景,便遣了下人,与龙钰在庭中对月欢饮。 “几...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清夜无尘,月色如银。瑶华中庭,酒斟十分。今夜明月高照,醇酒飘香,龙君奕不想辜负如此夜景,便遣了下人,与龙钰在庭中对月欢饮。

“几时归去,做个闲人,一壶酒,一张琴,快哉。”龙君奕闷闷道,禹州虽比不上京都富饶,可那里人情极暖,人人都知足常乐,笑容满面,那里像京都这般,世态炎凉。

龙钰看着略有醉意的皇叔,一时无限感慨,浮名利世,虚苦劳神,他也想浊酒一杯,乐尽天真。他置身事外这么多年了,还是脱不开皇族的规则,先有丞相联姻,后又沙场血书,不管他是主动还是被动,不知不觉他已经参与其中了。

冥想着,心中越是烦闷,抬手便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龙君奕醉眼一瞥,乐呵呵的说道:“你真是糟蹋了这上好的百花酿,这酒要慢慢的品。”

龙君奕优雅的拿起酒壶,那酒壶可是装满了琼浆玉液,指尖用力,玉液便从酒壶中稳稳的落在酒杯之中,那百花似有似无的香气,漂浮在空气中。

龙君奕端起酒杯,修长洁净的手指轻捏着,不急不慢的递送在鼻尖,眼目微合,轻轻一嗅,酒香夹杂了花的味道,瞬间充盈了混沌的大脑。接着,俊秀的下巴一动,指尖的酒杯送往唇边,小抿一口,齿颊留香。但见他,剑眉轻蹙,神态怡然,甚是享受。

“好酒。”

龙钰看着他的九皇叔,双眉蹙的更紧了些,皇叔虽是这般享受,可他知道,皇叔心中极苦。

人生在世,杯酒相伴,若是心中无牵无挂,无欲无求,怎会醉酒梦中,糊涂睡去。今夜,九皇叔对酒欢饮,却是言语极少,那桌上的酒似乎成了他的千言万语。

龙钰照按着九皇叔的喝法也偿了一杯,那味道果真极大不同,更是多了几分醉酒的理由,只是他似乎忘记了他酒量极差,这一杯酒已经是第三杯了。

果不其然,龙钰在第三杯酒下肚之后,脸色绯红,双眼开始迷离,目光悠长远去,他只觉头晕脑胀,不远处的九皇叔成了两个人影,接着便一声傻笑,倒在桌前。

龙君奕双目倏然变得清明,哪里有丝毫醉意,他俾倪的看了龙钰一眼,拿起酒杯,斟满了酒,闻气味,偿其道,然后一饮而尽。

这时,两名青年男子出现在龙君奕两侧,那两名青年男子,手中各执一剑,黑衣紧裹,神态严肃,笔直的站在龙君奕身侧,但那目光却是透着万分的尊敬和臣服。

“各部的人都到齐了吗?”龙君奕双眸忽的一凝,像是冰封千里的河面,丝丝冷气从中泛出,透骨寒彻。

“回楼主,除了二公子,各部的人都等候命令。”一男子抱拳答道,目光却是紧盯着地面。

“嗯,传令下去,一干人等,各司其职,一个月后,我要看到结果。”龙君奕字间不紧不慢,数个字符从他口中吐出,带着不容抗拒的霸气和威严,任谁都没有拒绝的胆量。

二人得到命令之后,身影消失在庭中,这一切来的太过意外,就像那明亮的月光,不知何时也隐匿在黑夜之后,透着层层夜云,晕开了一圈圈的纠缠。

龙君奕伸手拿掉脸上的面具,站了起来,手中拿捏着酒杯,望月长叹一息,清淡朦胧的月华洒了一地,明明身上的衣服是为了抵御凉夜,可他的心却像是高悬于空中的寒月一般,冷冷清清。

“这夜风太过凉薄,寒袖成书,正似那夜我放你离开,原来这情根从那时起便已经种下了。”龙君奕喃喃自语,眉山深处,是解不开的疑惑,而后杯酒入愁肠,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今夜为何这般畅饮。

龙君奕扶起龙钰进了寝殿,唤来锦鸿叮嘱了几句,便去偏殿歇息了,许是今夜的酒太醉人,龙君奕沾床便沉沉睡去,一夜无梦。

深夜凉风习习,月光黯淡了几分,云纱遮了一轮明月,漫漫黑夜,星光寥寥无几,天际画出了一条明亮的彩色,都知道,那是黎明来了。

已是清晨时分,龙钰和龙君奕才悠悠转醒,许是昨夜酒劲颇大,今晨是有些睡过了。不过好在二人政事较少,无需日日早朝,这才偶尔睡个懒觉。

用过早膳之后,龙君奕提议去清音阁瞧瞧,清音阁的那些音师都是音律个中高手,平时闲来无事,便去清音阁听听小曲,自是别有滋味。

二人正巧出门,却遇见了管家来报,说是萧家老爷子来访。

龙钰凝眉出神,想来是为了那件事,正值为难之际,便听得龙君奕说道:“有客到访,皇叔就自己去吧,钰儿莫让萧老将军等急了。”

龙君奕还在想法子如何摆脱龙钰,正好这萧老上府,这下他可以去办自己的事儿了。

龙钰见九皇叔已经走出了府门,便不在多说,只是暗中叮嘱随从暗中保护。

萧启川早早在书房内等候,尽管两鬓斑白,皱纹横生,兵戈战场练就了一双猎鹰的双眸,然,在经历过人世间的光怪陆离,见多了生生死死,经历之后的沧桑沉淀了一身沉着稳重的气场。整个人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只是双目盯着紧闭的房门。

桐木门一声响,龙钰从外走进,带着星点日光,似乎也暖了一房。他随手关上房门,抬眼便看见萧启川正襟威严的坐着,萧枫笔直的站在萧启川身侧,上次萧家密阁一别已有几日,今日便将事情说清罢。

“萧启川见过七殿下。”萧启川作势要起身,但龙钰忙虚扶一把。

“萧老将军贵为开国大将,龙钰岂敢受礼,将军请坐。萧枫,你也无需多礼,坐吧。”龙钰淡淡口吻让人捉摸不透,但那一张俊美的容颜却被忧虑覆盖着,眉间紧锁,闭口不言。

萧启川见此也不多言,依然正襟危坐,似乎在等着什么,反倒是萧枫如坐针毡,心烦意乱。

萧枫是有愧于龙钰,可他也是没得选,保卫东浩江山,他们萧家永远是冲在最前面,当初选择龙钰为突破口,也不知是否正确。龙钰玩风弄月,游山逛水,他的一双臂膀还能不能扛起如此重责,这会儿萧枫是有些担忧了。

龙钰和萧启川眼神全无交流,一人看着案桌,一人盯着房门,唯有萧枫似乎是坐不住了。

“钰......”萧枫这一声,饱含愧疚,神色具然,他是想要拉近二人的距离,可心中不断泛起的苦涩,让这一声充满了尴尬。

“将军不必试探龙钰了,有什么话直说就是,若是龙钰能帮上,定不会推辞。”龙钰的目光游离在萧启川身上,似乎是想要从中看出些什么,然而他除了看见萧启川微微跳动的眉峰,再也看不出什么别的情绪了。

萧启川略微颔首,双目不紧不慢的落到龙钰身上,虽然仍是正襟危坐,但脸上去露出似有似无的放松神态。

“殿下帮不帮枫儿,东浩只能姓龙。”

“这几日我也静心想了许久,事关皇族,我轻信不得,但也责无旁贷,萧家就暂且不要碰这件事,我会暗中究察,时机一到,我们那时在共商也不晚。”

“不可,凭你一己之力也只能查出个蛛丝马迹,若你......”萧枫话音未落便被龙钰喝止打断。

“好了,三个月后你在“幽河”等我。”

当日龙钰得知萧枫隐瞒的秘密之后,一气之下便毁了书房内的机关,要将这机关重新修好,怕是要费一番功夫了,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气昏了头。

龙钰的书房燃起了龙涎香,屡屡青烟漂浮着,香气宜人,提神醒脑,萧启川和龙钰闲聊了几句便借故告辞。

萧启川今日拜访也只是要龙钰一个态度而已,东浩七皇子当真是没有让他失望,不管龙钰心性如何淡雅,也不管他山水之间,只要他姓龙,那么便做好随时放弃的准备。

龙钰送了萧启川,随意的坐在桌前,愁眉紧锁,眸光暗淡,大脑一度无法思考,他是用尽了一身的力气才接受这个事实。当看见萧启川一身威严的坐在椅子上时,他便知道,这份责任他是推脱不掉的,因为他是龙钰,更因为他是龙傲的儿子。

细细想来,父皇的几个孩子之中,也只有他一人能够面对这样的轶事,二哥作为镇国将军,掌管边境三十万大军,脾性难测,若是被他知晓,东浩怕是会内乱。四哥与二哥不和已久,二人更是明争暗斗,不分高下,此事必然也不能向他透露,至于十一弟,尚未及冠,难免有些孩子脾气,有失稳妥,那几位成家的皇兄更糊里糊涂的,得过且过。如此分析,他龙钰倒是成了最合适的人选。也罢,谁让他顶着这个皇姓呢,也不知他和萧启川参合到一起,会不会惹人猜忌。

一想到父皇原本就对他疑心几分,再加之萧启川今日正大光明的登门拜访,往后的日子怕是不太清净了,庙堂之上,居高而思危,那些肱骨之臣,瞬息万变,萧启川今日举动,足以惊动朝堂,明日上朝的口谕,想来已经在路上了。

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不遑)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龙钰,萧启川)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不遑)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弃女替嫁:错宠王妃》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龙钰,萧启川),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