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裙带关系》国企裙带关系 精彩试读 裙带关系蕾丝

更新时间:2019-10-09 20:21:57

《裙带关系》国企裙带关系 精彩试读 裙带关系蕾丝 已完结

《裙带关系》

来源: 作者:王树兴 分类:出版 主角:姜松岩,可可

《裙带关系》由网络作家王树兴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姜松岩,可可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1 柯易平在周三,也就是姜松岩生日的第二天就回来了,他对没有能够参加生日宴非常遗憾,让沙红霞细说那天的情景,又问了一些他想知道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1

柯易平在周三,也就是姜松岩生日的第二天就回来了,他对没有能够参加生日宴非常遗憾,让沙红霞细说那天的情景,又问了一些他想知道的。譬如,姜松岩有没有提到他,有没有问他工作的情况?沙红霞说柯易平没能去是好事,表明工作忙,以事业为重。她现在在丈夫面前说到姜松岩时言语中多了恭敬,不像过去口口声声的不屑。不过她没有对柯易平说到自己给苏可可在厨房做帮手的事。

柯易平说姜松岩真是把沙家当亲戚了,礼尚往来,也要将他们夫妇两个请到家里来吃顿饭什么的。沙红霞说这样的事情她不支持,也不反对,请他们来家里也是应该的。

柯易平便让沙红霞到沙老太那里去说,由她出面请他们来。柯易平还定好了日子,说最好是这个周末,他肯定在家。

沙老太听女儿一说要请姜松岩过来吃饭就直摇手,说这要找一个合适的机会,不要平白无故地。姜松岩那么忙,要他来是让他为难。弄不好反而落他的不高兴。这一说,沙红霞和柯易平便不好再说什么了。想想她老人家说的在理,是那么回事。

请客不成,柯易平就想去姜松岩那里串门。粉皮送过了不能再送,他就撮弄沙老太做些姜松岩喜欢的菜让他送过去。沙老太也不同意,说姜松岩不缺吃喝。

沙红霞是知道丈夫心思的,他借调到省厅,关系要真正过去还有门槛要过,想接近姜松岩是能够理解的,出于自尊她不会鼓动柯易平这么做,他这么做了,她多少要配合一下。

沙红霞便在母亲面前说起姜松岩昔日在她们家吃饭的情景,沙老太的回忆被勾起,兴致也就来了。对姜松岩喜欢吃的菜,她记得清清楚楚:是肉圆子,是藕盒子,是韭菜炒肉丝还有肉汤炖的蛋饺……

沙老太说到这些菜的时候也看到问题,这些菜过去只是逢年过节做这么一两样,样样离不开猪肉,姜松岩现在好像不怎么吃这些东西。在饭店,在他家里的两顿饭,猪肉也就只是菜里面的一个星星点点的配头。他现在哪会吃这么油腻的东西?

沙老太动念头想给姜松岩做菜了,倒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有点一筹莫展。

沙红霞说:“我看就做这些他过去喜欢的老花样才好,他现在再多的山珍海味也不敌我们家过去给他吃的那些土菜,这些东西可以让他吃出记性,念起我们家对他的好处来。”

沙老太不满沙红霞的话,背着手走开去,嘴里嘟囔着,说姜松岩不是忘恩负义的人。她倒是相信沙红霞说的,姜松岩一定不会忘了她过去给他做过的饭。

周五的晚上,沙老太终于下了决心。她交待沙红霞第二天不要睡懒觉,早起去农贸市场买菜,她口授的采购清单里,还是有三斤肥瘦相间的猪肋条肉。

周六早上沙红霞七点钟不到就将菜买了回来,她知道就这样老母亲还要赶得够呛,她要在午饭前将菜做好了送过去。沙红霞识相地给母亲帮忙,一边做事,一边打着哈欠,平时周末雷打不动地要睡到临近中午。柯易平这天也起得早,不时地到厨房探头探脑,看菜做到什么程度,随时地要充当速递员的角色。他想一个人去,沙老太不让,要沙红霞和他一道去。

菜做得差不多的时候,沙老太要女儿打个电话到姜松岩那里,让他们中午不要做菜了,一会儿有现成的送过来。

接电话的苏可可一听这事慌了,连说不要,还没有过往家里送菜这样的事。她不过意,也有些不能够接受。沙红霞说这是老太的心意,她一早就起来忙了,都是做的大哥喜欢吃的。苏可可不好再推了,只说少送一些来,他们就两个人,姜松岩还不知道中午在不在家吃饭。

苏可可搁下电话后,姜松岩从书房里出来,他听到电话内容,大概知道是沙红霞打来的,要送什么东西来。苏可可见他出来就跑回到自己的房间,自摊牌以后她已经两天不和他说话了,今天是第三天。姜松岩见她眼圈肿着,知道她还在以泪洗面,但实在想不出用什么话来安慰她。他只想过几天,待苏可可的情绪慢慢平复下来再说。

苏可可进房间以后用自己的手机给姜松岩发了一条短信,内容是她这个样子不能见人,沙家人来了就说她不在家。

姜松岩拿着手机去敲卧室的门,想借机与她说两句,无奈门关得铁桶似的,他只有悻悻地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拿几张报纸翻着,等沙红霞他们来。

过了一会儿,门铃响了,沙红霞和柯易平直接上来了,姜松岩打开门将他们让进来,说一直在等门卫的电话。柯易平说他现在有省直机关的通行证,门卫看了就让他和沙红霞进来了。姜松岩笑了,说倒是忘了柯易平现在在厅里上班了。

沙红霞和柯易平两个人都提着袋子,说话间就将装着菜的盒子往外拿。姜松岩搓着手说:“搞这么多,老太忙得不轻吧?”

沙红霞说她帮着做的,姜松岩听了很高兴,说老太也该享福了,让沙红霞平时帮着多干点。他还夸了沙红霞一下,说知道她能干。

沙红霞没见到苏可可,就问嫂子哪里去了?姜松岩轻声说:“你嫂子替我出去办事了”。他问沙红霞,是不是要拿餐具将菜装下来?沙红霞说不用,餐具先放这里。

沙红霞说:“嫂子不在,我正好夸她。嫂子真漂亮,气质也好得不行。”

姜松岩想苏可可这时候一定在房间里竖着耳朵听外面,就说:“就是啊,你嫂子确实不错。很好的一个人。是你大哥的福气!”

像是对沙红霞有意见,姜松岩问:“你口口声声叫嫂子,怎么就不见叫我呢?”沙红霞赶紧叫了一声“大哥” 。

“不对,你小时候叫我什么的?”姜松岩问沙红霞。

沙红霞想了想说:“是叫松岩哥吧?”

姜松岩笑着对柯易平说:“她小时候叫我松岩哥十分的不情愿,背地里叫我‘姜家的哥’。”沙红霞脸红了一下。姜松岩顺势指使她:“你给大哥和你爱人倒茶,我们坐下来聊聊。”

这正是柯易平巴不能的,沙红霞忙去拿茶杯,找茶叶给他们泡茶。

姜松岩问了一下柯易平目前的工作情况,问他是不是适应省厅的工作。柯易平说在省厅干,专业更对口,发挥业务技能的空间更大了。姜松岩希望柯易平能够将他在基层看到的,听到的反映给他。

姜松岩说:“我在下面的时间和机会实在是太少。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现在的这个位置好像只要发言,无需调查,调查的机会是越来越少了。”

柯易平不知道姜松岩想了解下面什么,就找他自认为有用的话说,说了一些清查小化工的见闻。姜松岩问到他宝川市那件环保案件的处理情况,柯易平说处理得很好,宝川方面连媒体都摆平了。

姜松岩想知道怎么摆平的,柯易平说他知道一些内幕,宝川成立了应对此事的宣传接待组,其实就是公关的。负责接待闻讯到宝川市来采访的记者,给记者们封口费,到有关报纸和网站去送“广告费”,屏蔽和封杀负面新闻的情况。

柯易平还说了件匪夷所思的事情,宝川市委宣传部的两个人去摆平南方一家大的报纸和网站的时候,在广州将他们带的装有20万现金的电脑包被偷了,他们没有敢去公安局报案。

见姜松岩有着不解的表情,柯易平说钱不是从市财政拿的,损失反正不是他们的。

姜松岩没有细问这件事,他难以相信这是真的,街头巷尾的传闻他是不感兴趣的。

其实柯易平说的这些是事实,消息也是有来源的,是花钱消灾的叶弘事后在他面前发牢骚告诉他的。当然,叶弘做梦也想不到柯易平会披露给姜松岩。但这样的事情即使是可信度高的,姜松岩也只能听听而已,鉴于消息来源和他这个分管环保的副省长身份,他无暇也无能力去追究下面这些行政官员具体的惯常的所作所为,即使是他们的错误或者是违法。他只能算是从柯易平这里掌握和了解到一些情况。当然,这样的情况会给他警醒和启发,作为高层领导的他,在以后工作的决策上会有更周全的考虑。

柯易平滔滔不绝地讲宝川市的一些负面情况时,沙红霞不停地给他使眼色,想让他结束话题。在她看来,姜松岩是出于礼貌和柯易平随意聊聊,他倒是当真了,说个不停;姜松岩看起来在认真听,说不定心里很不耐烦呢。

沙红霞也怕柯易平在他面前捅出宝川的事情不合适,按捺不住站起来说时间不早了,母亲还在家等他们吃饭。姜松岩一听她这么说,也就不再留他们。

送他们走了以后,姜松岩见房间里的苏可可还没有出来的意思,就打开桌上放着的保温饭盒,将这些沙老太为他做的菜一一摊开来。

他贪婪地嗅了一下鼻子,说:“真香啊!”转过脸来,对着苏可可的房间喊:“苏老师你出来,有好吃的。”

姜松岩高兴或者故作高兴的时候会在家里叫苏可可苏老师。半天没有动静,他忍不住站起身到厨房拿了双筷子吃起来。没吃几筷子菜苏可可的房门响了,她从里面出来。

姜松岩招呼她:“来来来,老太做的,都是我过去馋的,在他们家没吃够的。味道好极了!”

苏可可不动声色地跑到厨房,不是拿筷子,而是拿了个塑料盆出来。她将几个菜一股脑儿全倒进了盆里。

姜松岩目瞪口呆地看着,在她倒完了才反应过来:“你这是什么意思?”

精彩评论:

西幻,一颗很有潜力的幼苗,成株应该是4☆+。带有苏文性质的爽文。作者(王树兴)坑品不是很好,追文有风险。标注的是过程有恋爱,结局无cp。对女配友好,目前有较有脑子的女配,男配普遍比较傻白甜。主角(姜松岩,可可)刚刚出生就被钦定为教廷圣子,神的化身,顶尖统治阶级,全教廷的最高领袖。目前主角(姜松岩,可可)才四岁,因为受到的是统治阶级教育加上天生神性,已经表现得很非凡(性格上)设定上有真的神和魔法,剧情还未提现,整体社会结构比较扁平,应该主打权谋政斗,不走玄幻升级或者社会改革路线。整体来说如果主角(姜松岩,可可)的人设对你的胃口的话会是很棒的苏爽文。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