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消失的年代》消失的时代 㚻 消失的年代娘受

更新时间:2019-10-09 12:29:13

《消失的年代》消失的时代 㚻 消失的年代娘受 连载中

《消失的年代》

来源: 作者:吕晶 分类:出版 主角:江骁,柳姑娘

主角是江骁,柳姑娘的小说《消失的年代》此文是吕晶原创的出版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绣画的左侧,两列俊秀的古体字格外醒目,墨迹经过了千年之久,班驳却不改原色,可见皇帝所用的贡品从质量上来说确要胜于民间凡品。虽然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绣画的左侧,两列俊秀的古体字格外醒目,墨迹经过了千年之久,班驳却不改原色,可见皇帝所用的贡品从质量上来说确要胜于民间凡品。虽然看不太懂写了些什么,却也可以评判出字的好坏。就像人都不会下蛋,却都能够吃得出蛋的好坏。以我看来,萧宝融在艺术上的成就,绝不低于南唐的李煜或南宋的赵佶。

“吕渊!听到就答应一声。”江骁着急地喊我的名字,脚步声越来越近,没有了强光的阻隔,他应该可以轻松地走进来。

“等一下,”我慌忙挡在柳姑娘面前,“我马上就出来。”

话没说完,江骁已经出现在石室的门口:“喂,发什么呆哪,一个人坐在那里干吗?”

我疑惑地转过头去,柳姑娘已经不知去向。可是那匹绸缎依旧摊在手上,还隐约带着点她的体温和余香。

“想什么呢,叫你也不答应!”江骁跑进来,一边抱怨一边将我拉起,然后弯下腰捡起一枚珠簪,朝我坏笑:“嘿,捡到宝了!这枚簪子就算不按文物算,那也值好几千呢,你小子不会是想独吞吧?”

“别闹了,要不是你小子眼尖,我还真没看见,”我瞪了他一眼,“我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有很多地方我怎么也想不明白。”

“你是说这簪子吧?”江骁乐呵呵地搡了我一把,把簪子放我面前晃了几晃,“傻了吧,脑子转不过弯来了吧,还记得我们在前面的岔路口摇出的那张纸牌吗?”

“嗯,也许是和那张牌有关吧,”我摸了摸昏沉的脑壳,小心地将手中的绸缎展给他看,“来,先帮我看一下,这上面写的是什么?”

“呵,我就说嘛,你私藏的宝贝还真不少啊!这几个字要是拿出去,保管宋元明清的那些所谓大师之作全都黯然失色。”江骁轻轻地抚着,然后用小学生念课文的架势一字一顿地大声朗诵起来,“杨-柳-清-风-未-裁-莺-燕-衔-泥-窗-外-问-春-住-何-处-笑-看-桃-红-梅-白……”

也难怪,古代写文章都是不加标点符号的,具体怎么断句,那就要看个人的理解了。

“归来,归来,湖畔斜飘锦带。”我迅速地接上,因为绸缎上的这首词,竟和我刚才用刀划在地上的那首一模一样。

“看不出来啊,没想到你也懂这个,”江骁仔细地看完全文,眼里流露出钦佩的神情,“一字不差!而且还能顺带着断句,佩服佩服!吕渊,你可真是深藏不露啊。”

我面无表情地怔在原地,像是没听到他的赞赏之辞。

“这……是萧宝融的墨宝?”江骁顾自啧啧赞叹,“这种人应该去当文人,当皇帝反倒是被埋没了。”

“字是他的,”我喃喃自语,“词是我的。”

如梦令,如梦令,当真令人如坠梦魇。莫非萧宝融与我,在冥冥之中竟有相通之处。或者,还有更夸张的一种可能,萧宝融,就是前世的我。

“吕渊,”他白了我一眼,把手搭到我的额头上,“你没事吧?”

“我没病,我清醒得很,”我挡开他的手,把绸缎叠好塞进口袋,刚想指给他看地上的字迹,但可惜那些字迹已经模糊得无法辨认了,“把棺材打开吧,我想把这支珠簪物归原主。”

“我可不敢,”他故意走得远远的,“刚才你还说,对死人不敬是要遭天谴的。”

“你就别在我的话里找茬了,”我认真地说,“这本来就是她的东西,还给她,又怎么能说是对她不敬呢?”

江骁像看外星人一样看了我好久,终于确定我不是在跟他开玩笑,于是默默地走过来,和我分立在棺材两侧,半弯下腰,深呼吸。

还好他没问我为什么能够确定这支珠簪就是柳姑娘的,否则我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柳姑娘,若是吕渊有冒犯的地方,请原谅。”我连磕了三个头,血染红了棺材的边缘。

里面传来了一声叹息,极轻极浅,似有似无。

我们用弯刀费力地拔去六枚锈迹斑斑的大钉,然后使出吃奶的劲,把盖板挪到一边。

柳姑娘安详地躺着,面色苍白,江骁显然是看呆了,两眼失神,闭不拢嘴,从他的表情可以大致看出我刚看到她时的样子。

她的长发自然地披过肩头,我将珠簪轻轻插入她中间那一小盘发髻,动作缓慢而安静,生怕将她惊醒。

“盖上吧,”江骁指指表,虽然表早已经罢工了,“我们也该走了。”

我点点头,心头忽然一阵酸楚,无论我和萧宝融是不是同一个人,那里面躺着的,也算是我的女人。几滴温热的液体从眼中溢出,顺着面颊滑落。我深深吸了口气,俯身下去。

不知道千年以前,有没有吻别这种说法。

“吕公子,”在双唇相抵的一瞬间,我竟能听到她内心的声音,“带我一起走。”

“江骁,”我抬起头,用一种试探与商量的口吻,“我们……能把柳姑娘也一起带上吗?”

“你疯啦?”这一次,他没那么容易妥协了,毕竟在这种非常时刻,连自己都自顾不暇,别说还带着个死人了,“吕渊,我承认她确实漂亮,但这是原则问题,我不能任你由着性子胡来。”

我凝视着她娇艳欲滴的面容,出神片刻:“如果我坚持呢?”

“坚持也不行,”他一个劲地摇头,“我倒不是怕她会拖累我们,我担心的是,万一牌里再摇出些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我们可就把她给连累了。”

“江骁,对不起,”我不顾他一再劝阻,“我们那么多年的朋友,你应该了解我,我下了决定的事,就一定会去做,没有人能够更改。”

“唉,随你吧,我也不多说了,”江骁一副无奈的样子,“碰上你这个对死人都会动情的家伙,真算是倒了八辈子的大霉了。”

“好兄弟!”我拍拍他的肩膀,转身将柳姑娘抱起。她的身体很轻很柔软,轻得超乎我的想象。幸好柳姑娘生在南齐,要是在以肥为美的盛世唐朝,恐怕我就说不出这样的话来了。

一具尸体能完好地保存上一千五百年,这本身就是个奇迹,而且那么长时间,居然还没有出现一点脱水的征兆,从面容上来看,就像是熟睡着一般。

蓦地想起流传了很多年的一个童话,说的是睡美人的故事,睡美人沉睡千年,就是在等待着王子将她吻醒。

这个舶来的童话,曾无数次令我感动。真挚的爱情不分国界,当然,也可以跨越时空。

看着柳姑娘安静地躺在我的臂弯,俨然就是中国版的睡美人。我不禁愣愣地想,她的王子会是谁?而我,又会是谁的王子?

“还想什么哪!走吧,别耽误了正事。”江骁催促道。

“嗯。”我轻轻答应着,平抱着柳姑娘,跟着江骁向石室门外走去。

沿着旧路返回到那个岔路口,不需要再思考,我们径直向右边的那条路进发。

走了三五百米的样子,江骁脚下传出一声轻微的异响,然后他就停在原地不走了。

“怎么了?踩到机关了?”我回头问他,他痛苦地点点头,又摇摇头,一言不发。我刚要走近去看,他忽然像着魔一样,拿起手中的包就朝我掷来,我侧身躲闪,却冷不防被一件坚硬的物事击中腰际,痛得我立马蹲下身来。

低头打量脚边的那件硬物,竟是翟衍相赠的铁盒。

“这东西你也敢乱扔,你不想活啦!”我大声呵斥,慌忙腾出一只手来,将铁盒和旅行包拾起。

铁盒的旁边,散落出两张牌,朝上的那张上面遍布着凌乱的线条,纵横交错,但又无规律可循,好像是哪位抽象派大师的名画。那张朝下的牌却不知道究竟画了些什么,我刚想伸手去翻,牌却已经不见了。

这次摇出的两张牌,对于我来说,没有任何有用的提示或价值,希望不会像第一张牌那样,半路杀出个面目狰狞的东西来。想到这里,我不禁下意识地捏了捏包里的电磁指南仪。

带着个护身符在身边,多少有种塌实的感觉。

再看江骁,面无表情一动不动地站着,目光凝滞,反应全无,竟然变成了一尊蜡像。

一种孤独感滋生开来,迅速包围了全身。

终于明白,在这样一座地下孤宅里,最令人害怕的东西不是迷宫,不是机关,也不是那些层出不穷见所未见的危险玩意,而是孤独。

孤独所带来的直接后果,就是寂寞、无助和恐惧。

我大声地吼叫着,并不奢望有人能够听见,也许只是给自己壮胆罢了,声音嘶哑而绝望,回音顺着地道两侧来回碰撞,渐行渐远。

我试着把江骁背起来,但他就像是生了根一般,沉重无比。我的那些气力就像是蚂蚁撼大树,根本无法移动他一分一毫。

精彩评论:

这个作者(吕晶)很坑,每次文章快要解VIP了,就跳出来写个几章,向读者们道个歉,讲出个理由来。什么离婚啊?什么在忙相亲啊?不知道读者的原谅后,等个几天故态复萌,又断更了!!!然后没个几个月你是不要想见到她了。这么一《消失的年代》写了好几年了,至少三四年吧,才更了100多章。而且目前又坑了。不知道这一回是什么理由。生孩子?慎入!!!!!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