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凤凰来仪:丽神》凤凰来仪是什么意思 完整版未删节 凤凰来仪:丽神小说大结局

更新时间:2019-09-12 12:05:35

《凤凰来仪:丽神》凤凰来仪是什么意思 完整版未删节 凤凰来仪:丽神小说大结局 连载中

《凤凰来仪:丽神》

来源: 作者:三月暮雪 分类:婚恋 主角:姬贤,柴荣

《凤凰来仪:丽神》是三月暮雪写的一本婚恋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凤凰来仪:丽神》精彩章节节选: 农历十二月十九饳食节来临之前,澶州一带又下了一场夜雪。东边日出冉冉升起,雪已经停了,澶州城似被蒙上一层薄薄的白纱,又泛着金色的光...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农历十二月十九饳食节来临之前,澶州一带又下了一场夜雪。东边日出冉冉升起,雪已经停了,澶州城似被蒙上一层薄薄的白纱,又泛着金色的光芒,整座城望过去宁静而安详。

比起过年,饳食节在澶州百姓眼里显得尤为隆重。其间人们倾城而出,举行各种庙会灯祭,祈求未来,保佑平安兴旺、五谷丰登。为了迎接饳食节的到来,沿街沿巷到处是扫雪的人们,敬神的烛台高挂起来,时不时还有孩子们的欢闹声。

天葵子的心情如天气这般清爽,脚步轻快的,一直到了姬贤的画坊。

门外的雪地上,清晰的一串男子的脚印。她顺着脚印小心地踩上去,又似怯怯的,瞥见姬贤坐在屋内拿着本书细读。

天葵子轻咳一声,姬贤抬眼看她,笑了笑,露出洁白的牙齿。

她将好消息告诉他:“饳食节柴府上下放假半天。”

姬贤勾起会意的微笑,暖暖的:“紫苏会回来。”

天葵子进去,坐在姬贤的对面,笑道:“每次看你读书习武入了迷,莫非真的想考取功名?可我觉得你不是那种迷恋膏粱文绣之人。”

他这样做,也是为了和紫苏的将来吧?

姬贤放下书,摇头道:“我出生便在富贵人家,钟鸣鼎食享受不尽。父亲总说习武不过为了练身,读书为了修心。后来姬佐氏家来了位仙长,并非传文授武,而是放下这本书和一把剑,留下几句话便踏云而去。当时我年幼,父亲说那是云神屏翳。”

“屏翳?”天葵子好奇地睁大眼睛。

姬贤继续道:“屏翳临走时告诉我,等到读完这本书,我才会理解神道的真谛和阵法,才能达到最高境界。可是这本书我读了十八年,练了十八年,却怎么也读不完,练不完。”

天葵子拿起摆在书旁的剑,剑鞘上刻着五龙,鳞爪分明翻腾欲飞的样子。

她问:“就是这把剑吗?”

“可惜剑不出鞘。”姬贤点了点头,遗憾道,“也许是我悟性不够。书读完的那一天,便是剑能出鞘的时候。”

天葵子费力地拔了拔剑柄,剑在鞘内纹丝不动,便还给姬贤:“没想到你还有这段仙缘。战争何其残忍,生灵涂炭,还将你处于困苦流离之中。”

姬贤倒无所谓地笑笑:“生死存亡之际,幸好我把这些交给紫苏带了出来。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你说是不是?”

天葵子收起顽劣,郑重地回答:“大头陈也说过,一个人只有经历过苦难,才会更坚强更勇敢!”

姬贤环臂而立,歪着头,用审视的表情望定天葵子,唇畔的笑意在渐渐加深。

他缓缓道:“这个傻妹,和以前的那个傻妹,好像有点不一样……”

“记得别再叫我傻妹,现在叫天葵子!”

天葵子一字一顿地提醒姬贤,突然又莫名的羞涩,操起一把大扫帚出了画坊。四处寂然,只有她沙沙的扫雪声,偷眼看里面姬贤专注阅书的模样,扫雪的动作不由得加快了。

-----------

饳食节那日,天色顺遂人的心意,晴空中万道金光落下澶州城,街道上鞭炮声时断时闻。

今天柴府上下放假半天,天葵子陪谨儿玩耍一会儿,眼看暮色渐浓,便整理完毕打算出府。紫苏作伴,今天会是姬贤快乐的一天,她自己会独自游赏庙会,直走到灯火阑珊尽。

转过长廊便是大堂前厅,空阔处偶见内侍端盘匆匆,空气里透着陈年老酒的馥郁香气。天葵子还未经过,内侍叫住了她:“看你闲着,快把这些端进去!”

天葵子下意识的拒绝,嘴里嘀咕一句:“今天放假。再说,我也不是使唤丫头。”

“没看见人手不够吗?放假放假,天天看你过得放假似的,太闲了吧。真不知道侯爷夫人怎么会收留你?养了个闲人!”

内侍训斥天葵子一通,就势将锦盘放入她的手中。天葵子并未计较,踏上通往前厅的台阶,挑起了门帘。

里面灯火通明,入眼就是几名男女亲眷围坐在堂前,一色鲜艳精良的贡缎礼服,气派华贵。端坐正位的柴荣褪去平时铠甲装束,也是华丽的常服,倒添了几丝飘逸。身边的柴夫人正将一块鸡肉夹到一名女眷盘里,笑说:“饳食节难得有娘家人,侯爷刚好从军营犒劳三军回来,大家难得聚在一起,多多说话才是。”

女眷长得酷似柴夫人,眉目端庄清秀,怯怯地说声“谢谢姐姐”。

柴荣道:“并非饳食节,你们什么时候想来都可以。眼下快过年了,泽兰有孕四个月,到生产这段日子,你们随时来陪陪她。”

亲眷们纷纷起身,恭谨地向柴荣福礼,柴荣挥手示意不必拘谨,众人这才归位,重新恢复了欢声笑语。

天葵子小心翼翼地端盘上前,才发现紫苏立于随侍的数名侍婢中。天葵子一时愣住,不知该如何提醒紫苏,只是朝紫苏挤挤眼。紫苏浓密的睫毛下幽静无波,看得出她并不在意,天葵子不由微微蹙起眉端。

天葵子刚放下锦盘,转身就对上柴荣冷漠的目光,如黑夜里的寒星倏然划过,刺得人心里直发慌。

搬进柴府已经大半月了,他一次都没有指使她做事,仿佛已经忘记那场输赢,又或者他对她不屑,后悔了?

幸亏没有将消息透露出去,这个时候,他不会相信她的。

此时,柴夫人用熟悉亲切的目光看着众人,伸手抚住女眷的手,笑道:“我家佩兰也有十八岁,该嫁人了。自己的亲生妹妹的婚事,我做姐姐的总是放不下,又如何找个像侯爷这般才俊的?”

众人通笑起来,佩兰一时羞红了脸,又垂眼偷看柴荣一眼,清澈灵动的眸子里有波光流转。

这时,柴荣面前的酒浅了,还未扬手示意,紫苏已经悄然站在后面,立刻上前斟满了酒。

柴夫人缓缓起身,笑道:“身子重容易犯困,不能久陪大家。”

柴荣体贴地搀住她,点头道:“夫人暂且歇息去,客人有我陪着。难得饳食节喜相逢,定要喝个痛快,不醉不撤。”

柴夫人不禁微笑,与众家眷施礼告辞。她的步态极慢,待走到紫苏近前,忽然叹道:“都这么晚了,难为这些丫头弃假服侍,我会奖赏大家。庙会开始了吧,现在出去也不迟。”说完伸出手,左右侍婢搀扶着,簇拥而去。

天葵子独自站在大堂前厅外面,宴饮气氛正浓,耳畔酬酢声不断,却似铁马铮铮回响,敲得她心里一阵阵的糟乱。

终于,紫苏挑帘出来,手里提着空酒壶。她款款走着,面上始终是含笑着。待走到天葵子的面前,才发现她的存在,愣了一愣,想继续往前走。

天葵子开口道:“紫苏,姬贤在等你。”

紫苏避开天葵子的目光,断然回答:“我忙着呢,没空出去。”

“可是夫人明明说过,庙会开始了,现在出去也不迟!”天葵子近似焦虑地轻叫。

姬贤,此时一定在殷殷期盼着紫苏的到来,紫苏怎么能这样?在这个世界,读完一本书,让五龙剑出鞘,和紫苏相伴相依,这些就是姬贤的全部奢望了。

紫苏扬眉一笑,反讥道:“夫人在说你吧?你一个大闲人,这么晚未出门,还装作端盘子送菜的,居心何在?”

天葵子被激得哑口无言,只能愣愣地站着,不知所措。

紫苏见我这般,这才缓了面色,轻声细语道:“说话重了,望你原谅。你应该明白我们的苦衷,我们都是吴越人,什么时候吴越和周国打起仗来,我和姬贤就是柴家的敌人。我害怕姬贤和我再次分离,遭人歧视、打仗流血、还有四处流浪……我怕极了!我在这里寄人篱下,夫人又厚待我们,会惹多少人嫉妒?凡事都要小心谨慎,越是这个时候,越不能怠慢松懈、贪图享乐,你懂不懂?”

她看着天葵子,胸口起伏,美丽的面孔如火星迸溅,耀出炫目金光。天葵子全身冷一阵热一阵,似觉得紫苏的话在理,又似梗住喉咙的难受。

“姬贤他……”天葵子嚅嗫,近乎呻吟。

紫苏缓缓抬头,勾起独有的妩媚一笑:“姬贤他会理解。”

天葵子望着紫苏离去,紫苏的背影袅成一缕薄雾,天葵子的心里隐隐有些惘然。想起一年前的某夜,紫苏翩翩踩上柴夫人寝房的台阶,房内的烛光透过门缝,在她的眉目间涂上一层淡淡的光晕,离去时,她的身姿也是这般的如烟如纱。

“那晚紫苏在干什么?为何如此慌张呢?”

天葵子纳闷的想,接着,使劲甩了甩头,试图让刚才一刹那的臆想消散无痕。

“天葵子啊天葵子,你简直莫名其妙!你怎么会这样卑鄙地猜忌别人?疯了疯了,你真是欠揍!”

--------------

画坊深处,夜风吹得竹林婆娑。透过一排木窗,姬贤练武的影子摇曳着。

坠叶飘香砌,夜静寒声碎。

天葵子止步静静地望着姬贤,直到姬贤屏气收剑,她急促的呼吸才平稳下来。

看到是天葵子,姬贤有些意外,边擦额头上的细汗,边问:“你怎么来了?”

天葵子抬手捋了捋鬓发,有点不自在:“从柴府出来闲着无事,顺路随便过来。”

精彩评论:

群像。(欢迎来到这个温情和热血并存的世界,感谢你见证一群少年的成长,成长也许很曲折,但一定足够飞扬足够酣畅)即便我只看了开头几章,就凭这个卷首语+第一章的白眉大侠和“国足都能出线,你还有什么不可能”,我就要强推这《凤凰来仪:丽神》,仿佛有当年初读的感受。edit:情怀用力过猛-1;部分情节文青虐主-1;超出作者(三月暮雪)圈子的部分略失真-1;校园生活活灵活现+1;脑残反派比例少+1;徐威跟我男朋友忒像了+10086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