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金屋传》金屋荣华代代传下一句 罗御 金屋传免费试读

更新时间:2019-07-10 04:23:00

《金屋传》金屋荣华代代传下一句 罗御 金屋传免费试读 连载中

《金屋传》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青藤雎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陈皎,刘彻

火爆新书《金屋传》是青藤雎所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陈皎,刘彻,书中主要讲述了: 陈皎却也是漫无目的,只是想远离刘嫖那熏人的屋子,出来清醒清醒也是好的。于是就同倾人有一搭没一搭地闹着,闲得扯些问题来。这几天来倾...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陈皎却也是漫无目的,只是想远离刘嫖那熏人的屋子,出来清醒清醒也是好的。于是就同倾人有一搭没一搭地闹着,闲得扯些问题来。这几天来倾人在陈皎面墙已经能放得开许多了,闲不时也能放起胆子不大拘谨地笑。陈皎是越发喜欢这羞涩的小丫头,愈是不顾旁人眼光地同她闹得欢喜。

就这样有意无意地主仆两个就走的远了。这都是十月了,正午艳阳却是无限耀眼,晃得陈皎一晕一晕的,便抬起宽大的袖子一遮,就无意瞟见了不远处一半尺花塘边领了一小官的翩翩公子。

陈皎瞬是慌了神,裙摆一甩,却是闪身躲到了倾人身后:“我乏了,母亲还等着呢,我们现在回去。”

倾人却是奇怪陈皎的慌神:“郡主乏了,不然就在这儿寻个地儿坐坐?这太阳毒得,又穿了厚厚几层,怎使得在忙着走回去?”说着便指着手边几步被晒得蔫蔫的秋棠,旁边随意座了二三把石凳,乍眼看错乱不堪,再一眼却是有味道得很。陈皎看那边刘彻也走远了,便也不好找借口。可今儿似乎是老天故意了不让她好过,就在要坐下时陈皎那宽大得装得下五个手腕的水色纱外袖却偏偏勾上了一枝长错了芽儿。

再说那石凳的位置也是寸巧不巧,偏偏被两株长得低矮的秋棠勉勉强强夹在了中间。陈皎袖子这一钩人也慌了,意识脚下不稳就向后倒去,这梳得巧致的头发也钩上了后面那株。她就这么陷入前不是后难退的境地,动一下头发就扯得生疼。

旁边倾人也不是个稳重的,看陈皎这架势却惊得呼了出来。这下想躲的人也躲不成,只好招呼了倾人助她脱困,一边无奈看着刘彻疾疾往这边走来。

陈皎装作看不到他。她这个姿势已经是够恼人的了,且自己还没想出和刘彻不带尴尬地交流的法子。昨天晚上的情形两人心里都是明白的——那已经是逾矩了。

庆幸的是,刘彻却也是明白,闭口不谈尴尬事,只是一脸好笑地打量着陈皎这情形。

“妹妹可是看了什么怕人的事,竟吓成这样了。”他却是一副看戏的模样。

“表哥可是轻松自在。”陈皎这时候也没什么好脾气,她这会子袖子已经多亏了倾人退下了树芽儿,头发却是怎么也就是可在那儿一动不动。倾人已是急得要掉眼泪。她害怕弄坏了陈皎保养得亮丽的头发毁她手上,可是怎么也补救不回来的了。

刘彻这时才意识到事情不妙,终于搭手来救。陈皎却是慌神,忙拒了他的好意:“表哥可就别插手,可不要在乱上加乱。”

“妹妹到头还要倔强?”刘彻却不容她拒,“瞧你那头发乱得乌七八糟得,还不叫我帮?”

陈皎还想阻拦,他却不容了,倾了身子就凑过来。他清削干净的侧脸离陈皎不过一寸,呼吸却是轻得不大听得见的。陈皎内心矛盾得似有兵枪作乱,一方面她是想与刘彻拉开距离,一方面,他的出现却时刻叫她失了冷静。

容陈皎这么胡思乱想的时候,刘彻却把她的头发如愿解下来。她倒是惊奇——她贴身宫女而都办不成的细致活儿,刘彻一个皇子却会做。这却叫她更摸不清眼前这个人儿。这么思量着就越不敢多待。

“多谢表哥出手相助,再没事儿阿娇就告辞了。”

刘彻却是一副伤心碎:“妹妹也是绝情,如此就罢了?”

陈皎也不知该说什么,匆匆行了个礼便拽了倾人随便往一处走,装作没听到耳边刘彻的呼唤声。

“这可如何是好,郡主这头发乱得不像样了。”倾人的身子快要贴上了陈皎,手指也是颤的厉害,陈皎不用转头就感觉得到。

陈皎烦躁得很,只想好好找个地儿好好坐下。可倾人显然是在捣鼓好自己的头发之前不会放手,只好左右看看想寻个近点的宫室,向人寻个方便。

这倒让她寻着了。不远处倒是有座挺大的宫殿,光是看那规模气势也不是玩笑的,显是有头有脸的人物。陈皎不免忐忑,可却无从选择——四处已有经过的人冲着自己掩嘴窃语了,她现在这副样子,定是好笑的。于是主仆二人匆匆走上去。

“椒房殿。”

陈皎仰着头,梗着脖子,喏喏念出从右至左端正题上去的三个大字。似是小篆,她却也能看懂。

“谁是这殿的主子?”陈皎缩回脖子,回头问倾人。

这类什事应是陈阿娇清楚的罢,可倾人似是也惯了陈皎近日来古古怪怪的问题,也就自自然然地回了:“回郡主,是薄皇后娘娘。”

如此说来。椒房殿便是皇后殿。椒房殿,倒是叫陈皎想起个什么说法。

“我家郡主头发散乱了,可去请示皇后娘娘,问问可否借内室一用?”倾人先步上前,客客气气地请问殿门一侍卫。那人看了眼陈皎,却是听话地去请示了。

“皇后娘娘说快请郡主进。”不出几分,那侍卫带回话来。殿门大开,陈皎扶着快要全散的发丝,迈过门槛。

陈皎本想着能看到什么绝世景象,可椒房殿院内却是朴素得紧,一花一草一树木全是规规矩矩方方正正,甚是还不比刘嫖殿里华丽。陈皎叹息——薄霂莨这皇后也是做得辛苦。

两人跟着一宫女儿领的路,直接走到主屋内室。不出所料,薄皇后也是梳妆毕了等她。

“阿娇可是莫要见外,尽管自便便是。”薄霂莨起了身,却是让陈皎担待不住。人家再不受待见也是名正言顺的一国之母,如何如此客气?

“娘娘万福。”陈皎想着便赶紧行礼,“皇后娘娘可是折煞了阿娇了。”

薄霂莨这人本是出身小户人家,因有了已故的太皇太后才来的荣华富贵,却仍是改不了小人家的Xing子,温良是温良了,却少了皇后应有的大气与果敢。正如此刻,她甚至对陈皎一个郡主都是客客气气。

比皇后招呼了陈皎就出了内室。旁边倾人三下五除二地打理好了头发。陈皎可是卸下心头一大患,大吐一口浊气,便提了裙子出去,寻思着如何道谢。

可再见到的景象却是叫她疑惑惊异。薄霂莨端坐在内殿正厅,红群铺开一地,金簪插得画艳。仔细打量,却是不比栗姬逊色,只是平常差了费心打扮罢。

薄霂莨华丽打扮,席上更是花哨精致,像是在等什么人。可此时她却是端了酒樽,一杯杯饮着,渐渐倒酒的手开始抖得厉害,酒也有一半洒到席上,溅入盘里。

任何人看了这景象也会生怜。陈皎边不自觉地坐在她薄霂莨身旁。

“娘娘可是有何伤心事,至于得独醉?”

薄霂莨却是似反应了许久才听到这话。她转过头来,看着陈皎的眼睛。她嘴唇嚅嚅,却是什么也没说出来,只是有斟了杯酒,一口气饮了下去。

“娘娘有什么苦心事可别不说。”陈皎摇摇薄霂莨的胳膊,“阿娇不和别人说。”

她终于喝尽了一整壶酒,再定定地看着陈皎,突然笑得惨戚:“可是让阿娇看了本宫笑话。”

薄皇后心中的苦闷怕也是要溢出了,才会在大白天的如此不注意。

“今儿是本宫的生辰。”她说着,却再也止不住眼角本就摇摇欲坠的那颗泪,“他说过正午要陪本宫的……他说了的。”

薄霂莨再也清醒不下去,昏昏沉沉伏在席上。陈皎默默招呼了宫女儿服侍皇后入内室,自己带了倾人去了。

陈皎出了椒房殿,却是想起了那句说法。

椒房之宠,羡煞百艳。

这便是椒房里羡煞百艳的人儿过的活?陈皎茫茫地,不知该看向何方。

金箔裹玉人,心石寒难融;荆棘路不尽,何以复前行?

落初文学www.luochu.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落初文学原创!amp;amp;lt;/aamp;amp;gt;amp;amp;lt;aamp;amp;gt;手机用户请到m.luochu.com阅读。amp;amp;lt;/aamp;amp;gt;

精彩评论:

还是那句话,看书看评分和评论数,而不是看评论,这《金屋传》把那种秩序崩塌,民不聊生,国之将亡,妖孽四起的感觉已经写出来了。从其他角度来说,这是一个好故事,对于网文而言已经够了,金庸的大侠不需要考虑钱财,古龙的小说杀人比杀鸡还容易,茶花女是妓女,了不起的盖茨比是婚外恋。那么追求正能量和经济的逻辑性,你看什么网文,看新闻联播和公开课啊。还是王小波说的有道理:不知道为什么,傻逼总是对道德有格外高的敏感性。一帮傻逼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