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第十一只金乌》宝莲灯前传十只金乌 网盘 第十一只金乌穿越文

更新时间:2019-07-09 12:34:32

《第十一只金乌》宝莲灯前传十只金乌 网盘 第十一只金乌穿越文 连载中

《第十一只金乌》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北方的寒蝉 分类:科幻空间 主角:颜子靖,琼斯

《第十一只金乌》作者:北方的寒蝉,科幻空间类型小说,主角:颜子靖,琼斯,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未婚夫死后,她变得偏执、疯癫,早就不是那个单纯的女孩了。 若是他还在,还会爱她吗? “……对不起。”沉默许久,煞妲抬头,看着颜子...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未婚夫死后,她变得偏执、疯癫,早就不是那个单纯的女孩了。

若是他还在,还会爱她吗?

“……对不起。”沉默许久,煞妲抬头,看着颜子靖的眼睛,却只说出苍白无力的三个字。

不待颜子靖回话,人鱼之王的传令官自斜刺里游出来,吼道,“琼斯!王说,要见你,请你和我回王宫复命。”

颜子靖起身游向屋外,游到门口时,他转身对煞妲欠了欠身,便跟传令人鱼游走了。

煞妲呆呆看着颜子靖离去的背影。

或许,她再也走不进他的心了,她是一个糟糕的母亲。

——

颜子靖和传令官来到王宫时,人鱼之王正在冰蓝色水晶王位上坐着,他的气势是冷的。传令官复命后便躬身离去。

人鱼之王看着颜子靖道,“琼斯,岩儿去找你,却重伤归来,海医说那伤口是海怪造成的,可在我看来,那伤口和海怪无关。”

“不知王上此话何意?”颜子靖装疯卖傻。

“是你伤了岩儿。”人鱼之王眼里满是阴霾。

“噢。”颜子靖面无表情,坦诚道,“没错,皎岩殿下是我伤的。”

“……”人鱼之王被颜子靖的坦诚打击的无语,一秒后,他暴走,“你知不知道你袭击的是王室?来鱼,拿下!”

人鱼之王话落,六条人鱼游了过来,他们拿着鱼叉围向颜子靖。

颜子靖无所谓地笑笑,他看似洒脱随意,却已将围住他的六条人鱼打量了一遍。

“拿下!”人鱼之王对围住颜子靖的人鱼命令道。

那些人鱼得了命令,拿着鱼叉向颜子靖攻过来。

颜子靖闪过鱼叉的锋芒,以一个诡异的角度游出包围圈,顺便用肘鳍抵住打过来的鱼叉。

“喂喂喂!一言不合就开打!”颜子靖一边打一边唠叨,“嗯,对,你的鱼叉要往上一些,这样才能伤到我,还有你,你不要用全力,你要攻敌六分,自留四分。还有你,招数太烂,你回去好好想,想出新招再打。还有你……”

见颜子靖从容应对人鱼卫兵,没有一点儿做贼心虚,人鱼之王怀疑自己是不是冤枉了他,便道,“卫兵!停下!”

人鱼卫兵们听令,停止进攻。

人鱼之王道,“琼斯,究竟是不是你伤了岩儿?”

“王上,今天您叫我来,心里已经认定是我伤的皎岩殿下吧?现在我承认是我伤的他,我说了您想听到的答案,您反而恼羞成怒了?我若说不是我伤的,您会信么?”颜子靖道。

“……”人鱼之王一噎,许久,他道,“岩儿真不是你伤的?”

“你说呢?”颜子靖耸了耸肩。

“如此说来,岩儿不是琼斯伤的…那岩儿药里的毒…也和琼斯无关么?”

人鱼之王喃喃自语,他的声音低如蚊音,颜子靖却听的清清楚楚。皎岩的药里有毒?所以那货中毒了?不是吧?到底是哪位仁兄下的毒?他得去好好膜拜膜拜。

不过,若皎岩若中毒死了,也是可惜。虽说原主的悲剧是从皎岩开始,可皎岩罪不至死。

颜子靖叹气,他还得救救皎岩,不能让他被莫名其妙冒出来的仁兄毒杀了。

“王,你找我来,不只是为了皎岩殿下受伤一事吧?”颜子靖故作高深,“我听说,海里有些毒,连海医也无法解。”

“……”人鱼之王瞳孔一缩,对其他人鱼挥了挥手,“你们先下去。”

“是!”人鱼们异口同声,转身游下去。

“本王记得,没有公布那毒的事。”人鱼之王道。

“我猜的。”颜子靖道,“不如你让我去看看他中的什么毒,说不定我有办法。”

人鱼之王脸上多了几分深沉,若不是他下的毒,他怎么可能猜的那么准?他和下毒之鱼,是什么关系?他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人鱼之王眯了眯眼,他想瞒下皎岩中毒的事,所以海医将皎岩送回来,他发现皎岩中毒后,他没有宣扬出去,如今岩儿的命完全是宫廷海医用药物吊着的。

人鱼之王凝眉,也罢,就让他给岩儿看一下吧。他是海巫养大的孩子,或许他真有什么办法解毒。

“琼斯,跟我来吧。”人鱼之王说着,转身游向王宫深处。

——

与此同时,皎岩寝宫。

海草织的帷帐包住水晶宫殿,遮了海外光芒,整个寝宫都处在黑暗里,唯一的亮光便是冰蓝色的夜光珠,那珠子只有黄豆大小,幽蓝幽蓝的,悄然消失在沉沉的黑暗里。

皎岩自从中毒后,伤口不断发黑溃烂,许多伤口已经腐烂到露出鱼骨,整条鱼看上去恐怖至极。

人鱼之王为了防止他看见自己狰狞的伤口,就把他的寝宫窗子用水草帘子遮住了,他的寝宫一片黑暗。

皎岩从贝壳床上挣扎着游起来,靠着水晶墙向外游去。

他靠着水晶墙不停喘息着,咳出一口黑血,他用手胡乱抹去嘴角的血,却把血迹抹的到处都是。他咳嗽几下,再没力气保持直立的姿势。他沿着水晶墙缓缓下滑,最后索性躺在水晶地板上不再动。

水晶的冰冷不停刺激着皎岩的神经,他自嘲一笑,或许不久之后,他会失去体温,变得和这水晶一样冰冷。

死……甘心么?

皎岩睁着涣散的眼,呆呆看着棚顶,他认真思考着曾经没思考过的事。

还有什么事……是他没有完成的?

还有什么事……是他不曾在意的?

他不停咳嗽着,只是他没有力气咳出声,只咳得胸口一伏一伏的。

他不想死,他看向门口,伸手,想要游过去,身子却沉的无法移动。他躺在冰冷的水晶地上,直到身体习惯了寒冷,眼睛习惯了黑暗。身上的伤,心里的痛,依然减缓不了。

人鱼之王和颜子靖进来时,看到的就是皎岩的惨状。

颜子靖眉毛微挑,皎岩这货究竟遭遇了什么?怎么把自己祸害的这么惨?

人鱼之王和颜子靖合力将皎岩抬到床上。

皎岩躺在贝壳床上,毫无生气,若不是他的胸脯一起一伏,会被人误看成死鱼。

叮——宿主,宿主,如果我告诉你皎岩其实是对药物过敏,你信不信?

“……”

颜子靖:我信。那你说说他这个过敏要怎么治?

叮——宿主,皎岩没救了,让他自生自灭吧。你以为真的是这样吗?当然不是啦哇哈哈哈……

颜子靖:你笑得我头疼,你快说怎么治他的过敏。

叮——当然是让皎岩停了现在的药物,然后让他自生自灭呗,他的体质太敏感了,不适合用药。

人鱼之王见颜子靖看过皎岩便一脸严肃,他刚想开口询问皎岩病情如何,却听颜子靖道,“坑爹呢。”

What?人鱼之王有些发懵?坑谁?

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北方的寒蝉)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颜子靖,琼斯)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北方的寒蝉)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第十一只金乌》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颜子靖,琼斯),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