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致命邂逅》致命邂逅缪娟 御姐 致命邂逅精彩试读

更新时间:2019-06-09 18:54:02

《致命邂逅》致命邂逅缪娟 御姐 致命邂逅精彩试读 已完结

《致命邂逅》

来源: 作者:暖小开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汪兴华,侯立平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暖小开原创的现代言情小说《致命邂逅》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汪兴华,侯立平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瑾燃……燃哥……难道真的是他?! 我脑袋又闪过那晚,闪过那双眼睛,整个人都僵住,直到讲台下的杂乱声渐大,我才回过神来。 但是我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瑾燃……燃哥……难道真的是他?!

我脑袋又闪过那晚,闪过那双眼睛,整个人都僵住,直到讲台下的杂乱声渐大,我才回过神来。

但是我的心跳又开始不规律了,那种心惊感又涌上喉咙,让我的喉咙紧涩起来。

我干咳了一声,故作口渴的拿起放在讲台上的杯子拧开,一边说:“大家可以安静点吗?”

我话音落,过了十几秒教室内才又渐渐安静了下来,我这才抬起杯子喝了口花茶,一边将杯子放下一边说:“瑾……咳……瑾燃。”

话出口,我发现自己的声音很不稳,而且还带着点点的结巴,不竟暗骂自己到底是怎么了。

不就是个名字吗?我到底在慌什么?!而且那是我的学……好吧……我好像慌的就是这个。

他……居然是我的学生!

“老师,燃哥住院了。”我还有些走神,汪兴华的声音又传来。

住院了……看来真的是他了!

我之前还很担心他会不会出什么事,但现在看汪兴华他们这反应,应该问题不大。

我在心底吁了口气,抬起头对汪兴华弯了弯唇,“谢谢解答小能手的回答,坐吧。”

教室内瞬的静寂了一秒,随即哄笑声起,坐在汪兴华旁边的侯立平笑得侧头爬在桌上,看着还微楞的汪兴华说:“解答小能手,还站着干嘛?坐啊!”

哄笑声因侯立平这句话越发的大了起来,轻松的气氛缓和我刚才的心惊感,我悄悄舒了口气,就见汪兴华笑着侧头低声吐了个字后一屁股坐了下来。

他说了个什么字,声音太低,我没听到,但他坐下来后就笑着看我说:“林老师,没想到你挺幽默的啊。”

他话落,又是一阵低低的笑,我含笑轻点了下头,“幽默是一门语言学问,也是一种文字游戏,如果你也像想我一样幽默的话,我的课你就要听好了。”

笑声又起,汪兴华用不是很认真的态度和口吻说:“林老师放心好了,别人的我汪兴华不敢说,就冲林老师这幽默,你的课我一定好好听。”

“去你的吧!你不逃学就牛逼了,还好好听课呢!”坐在他旁边的侯立平很‘适宜’的揭短。

“卧槽!不揭穿我你会死啊!”

“说实话而已。”

教室内笑声四起,我轻轻拍了拍讲桌,“都安静下。”

学生将注意力放回到我身上,渐渐收起笑,然后我才看着汪兴华说:“汪兴华,鉴于你前科在案,以后你要是逃学就给我一份不低于三百字的解释详情。”

“……解、解释详情?”

“对,就是写一下逃学的原因以及对逃学后都做了什么做一份不算详细的描述。”

“噗——”汪兴华一口血。

边上哄笑声又起,侯立平笑着拍桌,“哈哈哈哈——不算详细的描述!笑死我了!”

坐在他隔壁组一直懒洋洋的任辉笑着摇头,送了他两个字,“活该。”

汪兴华看着任辉憋了憋,随后又看向我,一脸为难的说:“林老师,不是吧?”

我挑眉,“什么不是吧?”

他蹙眉眯眼,“三百字啊!”

“对啊,才三百字是不是觉得很划算呢?”

“呃……”

“哈哈哈哈哈——”

“很划算啊,华哥,三百字就名正言顺的逃学了!”笑声中,坐在汪兴华前面一个男生回头说。

汪兴华抬手在他脑袋上敲了一记,“滚你!”

“好了。”我笑了笑,低头看向点名册,“我们来继续互相认识。”

我话落,又是一阵笑声,我没太在意,只是一低头看向点名册。

然而,也不知道怎么的,我目光第一时间捕捉到的又是瑾燃两个字,这让我不受控制的拧了下眉,随即顿了两秒我才将视线往下移,“高建明。”

“到!”

我抬头看了一眼,认真认清楚人又低头继续,“李茜。”

“到。”

“王佳。”

“到。”

点完名,我开始上课,整节课下来虽然认真听的没几个,课堂也不算安静,但是我没太在意。

因为连我自己整堂课都是心不在焉,脑子里总闪过一双眼睛,一双凶狠又阴鸷,猩红的眼睛。

我负责的是五班和六班的语文,而五班的课排在第三节。

五班的学生给我感觉没比六班好多少,依旧是没几个认真听课的,唯一一点让人比较欣慰的是,至少全部都到了,不像六班,三个没来。

上完课后我才回到办公室,张晓倩就和我说校长找我。

我以为有什么事,放下水杯和课本笔记本就往校长办公室赶,没想到张校长只是问我还习不习惯。

说真的,我怎么可能会习惯!别说习惯了,我感觉整个世界观都受到了巨大的冲击!

但我也不可能去说,只是笑着点头说还习惯。

我心里知道,张校长能和我客套,都是因为堂姐和姐夫的关系,犹如当初在二中别人对我客气,那是因为李瑞涛父母的关系。

其实能占到关系应该算是一件不错的事,可不知道为什么,不管是在二中还是现在,这种关系都让我感觉很压抑……又或者,在很久以前就觉得……

我出校长办公室的时候,已经是上课时间,整个校园显得特别静寂,所以即便我心不在焉,那大摇大摆走在操场上的三个人依旧引起了我的注意。

尤其是,走在中间那个后脑勺还扎了个细细的小辫子,想不注意都难。

这不是说肚子痛去医院了吗?要不要那么明目张胆!

我顿住脚步,看着三人往操场对面的小卖部走,拧眉追了上去。

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走在李海旁边的两人,一个是汪兴华,另一个是侯立平。

三人走的快,和我也有些距离,我才走到操场中央,三人已经拐进了学校小卖部。

我加快了脚步,走进小卖部的时候发现一个人都没有,到是从高高的货架后传来侯立平的声音。

“我说,这特么什么都没有,要我们怎么找啊!”

找?找什么?

“不知道怎么找也得找,这是燃哥交代的。”我正疑惑,另外一个人就说。

我拧眉,不太能分辨这是谁说的,因为感觉上汪兴华的声音和李海都有些像,声音都低,带着变声期特有的哑。

精彩评论:

简奥斯丁风格的19世纪西言,后记是全文精华,远胜正文。私货:我的单细胞钢铁直女思维完全不能理解弟弟亨利的萌点——给我的心理阴影导致我看到类似情节就生理不适——同样我也无法理解晋江评论区对子爵的批评,子爵不过做出面对潜在乱伦倾向的姐弟的正常反应,就被指责为冷血。雷克萨和牧师真可怜,竟然在作者(暖小开)安排下喜欢这么一个视而不见的瞎子女主(汪兴华,侯立平),还被读者嫌弃。结论:晋江的恋爱脑全部应该被送去社会主义改造。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