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妻娇》我的娇妻 全文无弹窗阅读 妻娇年上攻

更新时间:2019-06-07 18:18:21

《妻娇》我的娇妻 全文无弹窗阅读 妻娇年上攻 已完结

《妻娇》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苏子画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阮妍,张媛

完结小说《妻娇》是苏子画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阮妍,张媛,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舅母,媛姐,我那儿有盆茶花,模样还过得去,兴许能值些银子,这两日我去花市碰碰运气吧。”阮妍牙咬了咬。 说心里话,现在卖这盆茶花...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舅母,媛姐,我那儿有盆茶花,模样还过得去,兴许能值些银子,这两日我去花市碰碰运气吧。”阮妍牙咬了咬。

说心里话,现在卖这盆茶花,还真有些舍不得呢。

本想能它培育出更多更名贵的新品种出来。

但眼下已无他法,先解困再说吧。

见她愿意去卖花,何氏她们自是很高兴,点头应下。

“不过,我有些担心的是,咱们城的人都知道阿妍得罪了谢家,此刻去卖花,还不知可有人敢买呢?”张媛无比担忧。

阮妍微笑着安慰,“媛姐,不管怎样,我们都得去试试,我的花不差,一定能卖得出去。”

张媛轻轻点头,对阮妍的花,她还是有信心的。

这丫头别的本事没有,但养花种草的能耐倒还不错,只是以前她将花看做比命还要重,任谁也要不去买不去她一盆花。

今日能主动提出卖花还债,真是天下红雨,祖宗保佑了。

事情安排下来后,几人分头去忙。

回到自己的小院子里,阮妍一头扎进了花房。

屋外寒风瑟瑟,室内温暖如Chun,生机勃勃,Chun意盎然。愧疚

一排排错落有致的木架上摆满了各色花儿,很多本应在Chun夏季节盛开的花,如今已是含苞待放。

更有一些稀罕的名品,在这花房内也不少见。

看着这些宝贝的花儿们,阮妍不得不再次感慨。

这副身体的原主人虽不招人待见,可这养花的本事不得不令人刮目相看。

真不知她这些本事是从何处学来的。

幸好养花弄草是自己的最爱,再加上对花草天生有特殊的能力,否则还真的糟蹋了这满室娇美的花儿

来这儿也有些时日了,对这儿的风土人情倒也了解一些。

有些可惜的是,对这副身体原本的记忆并未滴水漏的继承,好像忘记了一些东西。

比方说,就像张家隔壁住了什么人,不知!

所以到现在都不知会是谁捉弄自己。

还有上回是如何得罪了谢五姑娘,脑海中的记忆片断也不完整。

阮妍轻轻撅了下小嘴,看着满室的花朵,心里是满满的幸福和知足。

在这个时空,能有它们相伴,已经足矣。

第二日,早起的阮妍发现外面天色阴沉着,好像要下雪一样,天越发的冷了。

匆匆洗漱之后,她去了花房,将早就选中的那盆茶花给搬了出来。

看不到花是什么样子,外面加盖了一块红色的缎布。

“妍姑娘,我来帮你吧。”周妈进了小院,主动搬起了那盆花。

还别说,这一盆花还真不轻。

“周妈妈,不用,我自己来就成,您还要忙家里的活儿呢。”阮妍忙道,对周妈主动出手相助,心生感激。

“妍姑娘,没事,这盆花有些沉,你这娇弱的身子哪儿受得了。走吧,我送您去花市,我再回来,天冷,戴上帷帽吧。”周***语气比昨日要柔软许多。

“好。”阮妍乖巧的应了。

戴上帷帽,遮住脸,果然暖和了许多。

阮妍与周妈二人出了小院,意外见到张媛正站在门口,她也带了帷帽。

“媛姐。”阮妍软声喊。

“哼,我怕你会吃亏上当,一起吧。”张媛的语气有些生硬。

“嘻嘻,多谢媛姐。”阮妍开心的笑了,有人陪着就不会孤单寂寞啦。

张媛冷哼一声,嘴角一撇,当先往院外走去。

阮妍和周妈紧随而出,三人一起往市集走去。

快过年了,市集上十分热闹,前来购置年货的人一茬接一茬,各家店铺里的伙计们个个扯着嗓子招呼客人。

花市在西边,也如东市一样的热闹。

但来这儿的人,看他们那一身华服,就知非富即贵。

对西市,阮妍并不陌生,原主生前曾常来这儿。

那时,她是来闲逛赏花,遇见别人不识的好东西时,会毫不犹豫的买回去,然后再认真的进行培育。

而卖花,这回是首次。

阮妍没有在路边随意寻个摊位将花放下,而是直奔西市中心,那儿有一家名叫**的花行。

**花行和普通卖花的铺子不一样,它这儿专门代人卖花,生意成交后,花行从中抽取一成的佣金。

有些像现代的拍卖行。

当然并非所有的花都能进入花行进行售卖,必须是品相极佳的名品和稀世珍品。

只因光顾**花行的客人都是非富即贵之人,一般的下品哪儿能入得了他们的眼。

“能行吗?”张媛看着越来越近的**花行,有些担忧的问阮妍。

“媛姐,放心吧。”对于自己的花,阮妍是极有信心的。

三人进入**花行,自有伙计前来招呼。

阮妍也不多话,言简意赅的道,“小哥,我想卖花。”

伙计点点头,很快喊来花仙。

花仙是花行对专门鉴定花草是否合格的高级匠师的别称。

伙计所请来的花仙是位颌下有短须的中年文士,文士清秀儒雅,一身素白的宽袖袍服,还真有几分脱尘之姿。

“姑娘,劳烦让在下看看。”花仙十分客气的说,示意阮妍取下花盆上的覆盖之物。

阮妍将那红缎布取下,一盆叶色浓绿,散发着清香的茶花出现在文士眼前。

“好花!”文士看到花的瞬间,忍不住出声赞道。

经过认真修剪的树姿优美轻盈,叶色翠绿,叶片肥厚光洁。

粉色含苞欲放的花蕾,像缀在绿色翡翠上的明珠,将翡翠妆点的美不胜收。

花虽未开,却已有宜人的清香味扑鼻而来,花味香而不浓,醇而不俗。

若是一般人看此花,定看不出与普通的花有什么太大区别,除了造型好看些以外,其它的好像也差不多。

但文士是内行,一眼就看出这盆山茶花是经过细心培育的优良品种。

“姑娘,不知此花有何优点。”文士颇感兴趣的问阮妍。

“回花仙,此花初开之时为粉色,朵朵大若碗口,花型美丽。十天后转为大红色,二十天后转为紫红色,色久而不败。普通的茶花花期为七至十五天,而我这盆状元红每朵花的花期最少是三十天。

等到花败之后摘下花朵,细心打理,三个月后又萌出花蕾,每年至少花开两次,每次至少可开花一百零八朵,且它的花香不仅淡雅好闻,还利于睡眠,能使人精神放松愉快……”阮妍毫不谦虚的介绍着自己的花儿。

文士不住的颔首,“状元红,好名字,好名字,此花若真如姑娘所说那样好,真乃是上品也。不知姑娘多少银子愿意让出?”

“真人面前不敢说半句虚言,我句句属实,要不是眼下遇上难事,我定不会此刻将它卖出。低于四百两银子不能卖!”阮妍正色应着。

眼下欠债的银子还缺近三百两,若这盆花能卖出四百两,给花行四十两,还有六十两的盈余,接下来家中的日子就会好过许多呢。

“此花乃姑娘亲手所培育?”文士清俊的面上带着温和的笑容。

“呵呵,机缘巧合经人指点。”阮妍憨憨一笑。

文士轻轻点头,“花虽不错,四百两有些高。这样吧,帮姑娘你试试,若达不到姑娘心中所想,还请见谅。”

听声音,他可以辨出阮妍年纪不大。

不管是什么原因,小小年纪能种出这样的稀罕的花来,实属十分难得。

所以他有心帮一把。

阮妍忙道了谢。

张媛也松了口气。

花仙让伙计将状元红摆上展台,将贴上名字。

阮妍与张媛二人在展台后面坐下,等着拍花开始。

花行二楼很热闹,上面坐着的全是今日准备买花之人,众人凭栏而立,看着下面大厅中间的展台。

前面几盆花都未拍出去,要么价钱高无人问津,要么就是花儿太过平凡入不了众人的眼。

这下阮妍不禁紧张起来,双唇紧紧的抿着。

张媛更是忐忑不安。

文士将状元红详细的介绍了一番,并报了价格。

阮妍听到了倒抽冷气的声音,大家都认为价钱高了些。

就在她认为无望之时,二楼凝固的气氛忽然一下子又暖了起来。

“我要了,爷明年正准备赶考呢,没想到今儿就遇见了状元红,吉兆啊,大吉之兆。”一位很有土豪气质的男子说道。

阮妍听到了自己心落地的声音。

太好了,终于卖了出去。

忽然,她觉得有一道冷冰冰的寒芒向自己射来

寒芒好像来自二楼。

她忙看向二楼,可是上面除了看热闹的人,并无异常,也未见到什么熟悉的身影。

可能是自己的错觉吧。

阮妍摆摆头,不去想其他,而是眨着星星眼看文士。

文士也很开心,看向二楼高声喊,“恭喜二十八号李公子夺得状元红。”

在众人的掌声中,方才豪气冲天的那位李公子并没有应声下楼,而是再次喊道,“方才我是说笑的,那花我不要了。”

此话一出,不但阮妍的脸色变了,文士的面色也沉了下来。

精彩评论:

大大的前期作品,基本没无脑文,主角(阮妍,张媛)各种类型的都有,傻白甜、腹黑、娇弱的都有,文笔张弛有度,有大局观,写配角一样的有东西。就是结局我一般很不服气阿,不是传统上的甜文,只是结局he了。女主(阮妍,张媛)重生了,我真的很心疼阿,重生又要面对神一样完美的表姐妹,传说中隔壁家的孩子,介直没有回击之力。就算重生也改变不了本质,女主(阮妍,张媛)还是一个傻小妞,不会算计不会知书达礼,但是整个人都很鲜活,男主(阮妍,张媛)是个腹黑的家伙。番外介直虐得我心痛,哭了,男女主(阮妍,张媛)不在一起的事。。。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