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危险关系,魅影首席的出逃妻》危险关系 同人志 危险关系,魅影首席的出逃妻小白文

更新时间:2019-06-07 09:23:42

《危险关系,魅影首席的出逃妻》危险关系 同人志 危险关系,魅影首席的出逃妻小白文 已完结

《危险关系,魅影首席的出逃妻》

来源:恺兴文化 作者:菟丝草 分类:总裁 主角:洛晓筠,小苑

《危险关系,魅影首席的出逃妻》是菟丝草写的一本总裁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危险关系,魅影首席的出逃妻》精彩章节节选:“你除了能做这样的兽样的事,还能做什么?”气愤他把自己折磨成这样了,还想要自己。“你说的很对,这样做确实很有意思,我只是做那天我们...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你除了能做这样的兽样的事,还能做什么?”气愤他把自己折磨成这样了,还想要自己。

“你说的很对,这样做确实很有意思,我只是做那天我们没做完的事情。做好了,我可以考虑放一个人哦。”手指在她身上一拔一拔的点燃着火焰。

下巴的痛,身上的异样,让洛晓筠闷哼出声。“好……”

手,再度回复到她下巴,在那里一提,一收,臼的下巴就这么生生被他给还了原。痛楚,让她满面是泪,而南宫子明似乎极欣赏她这样的凄惨的样子。

一脸兴味的打量着她,手,不停,一根锁链把她的手也如那天那样给拷了起来。

虽然说豁出去了,可真面临时,却又心里发毛。尤其是被蒙住的眼睛,对于所有的动静,更是敏感到变态的地步。

身上一凉,衣服被悉数褪去,只当也一凉时,她的嘴巴张成了“夏初雪”字。

“你做了什么?我们那天并没有这种东西的。”能抹在那处地方还发出清凉的感觉,这东西肯定不会是好东西。在特工营的时候,对于这一方面还是有所了解的。

从来就自持自己身手不错,认为不会有这样一天。可哪知道,一旦被人下药后,居然沦落到如此凄惨的地步。

“你可以想出新花样,我为什么不可以?”满意的看着她因为激动而颤抖不已的胸部,他眸色越加的兴奋起来。

俯身,在那里重重的噬咬吮吸,直到有腥腻的味道呛入,才松开。

随着他手指的移动伴之而来的清凉,让洛晓筠知道自己一会儿会死的极惨。

她扭动身体,想要摆,想要反抗。然,这一切,不过是增添了南宫子明更浓的兴味。

“女人,你真够大胆的呀。居然敢把我和男人绑在一起,你说,你怎么就这么的顽劣呢?对于顽劣的人儿,做为长辈,往往是很严厉的教训的。你说,对于你这样顽劣的人儿,我这样的处罚,应该不算多严重吧?”

身体一阵一阵的灼热撩拨而来,洛晓筠闷哼出声。这个男人,居然在做了之后,还好意思来问自己这样不算严厉!!

……

第二天黎明来临时,这一场惩罚才算彻底的结束。

一个晚上,这男人几乎就没停下来。而洛晓筠,虽然累到极致,却因为身体被抹了药不断的索求着,贪恋着南宫子明带给自己的一切。

当最后,她自己都分不清是自己身体的原因,还是药的原因。嗓子叫哑了,腰累折了,腿也的象棉花糖……

再次睁开眼睛时,入目的是之前曾经住饼的那间破屋子。看来,这间小屋子和自己还真的是有缘。

轻叹一声,想要起,却发现自己全身酸痛无力。

骇然一惊,再挪动一下,身体不对劲?

就算以前被南宫子明凌辱一整晚,全身也会酸痛,可是,不至于下个地也会如此的吃力!!

难道,自己被下了药?

想到这里,她的冷汗蹭蹭的下。这个男人,他能控制小苑的亲人,自己又对他做出那么不敬的事情……他没理由对自己太善良。

喘息着,她咬牙蹭着头蹭坐起来,却发现全身无力,绵的有如棉花糖一样。就这么动弹的功夫,全身如被雨淋湿一般。

然一笑,她亦然明白,自己是真的被南宫子明这个恶魔下了药。看来,以后自己得象个古代的一样,哪怕是走几步路,也得有人扶着走。

牙齿咬的格格的响,再一次的痛恨起南宫子明来。后悔,后悔为什么可以解决掉他的时候,自己居然收了手。要不是这样,现在也不至于成这样的局面。

门外有细碎的脚步声传来,听这声音象是小苑。

一道的身影出现在窗边,那抹细小的身影一推开门,眼睛红红的就扑到了她怀里。“筠姐姐,他没把你怎么样吧?今天我和家里人见上面了,他们让我弟弟去上学了。”

抚一下小苑的头发,看来,南宫子明这恶魔虽然行事恶劣卑鄙了些,但还算是信守诺言的。

“我没事,你扶我去洗个澡,我全身不舒服。”

出了一身的汗,加上昨天晚上又被南宫子明蹂躏了一个晚上,身上粘答答的,感觉极不舒服的。

“哦,好的,我把你衣服找好一会儿好换。”小苑转身想替她把衣服找好,哪知道一松手,洛晓筠就的往一边歪去。

骇然扶住她,“筠姐姐……你……”

摆手,“没什么,只是全身无力罢了。”

“妹妹,刚才听南少在说你身体不方便,让人准备热水给你沐浴,姐姐我就随便来看一下你。”

就在这时,一个淡雅的声音响起。

抬头,一脸浅笑的夏初雪手里拿着一个香薰液,而她的身后,还有一群庄园里的女仆抬着水和一个硕大的木桶进来。

这场景,让洛晓筠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古代小姐沐浴。

笑靥如花的夏初雪,看着上动一下都吃力的洛晓筠,眼神,停留在她的锁骨处。那里爱痕赫然显现,看起来如此的明显……

握着沐浴液的手,一下子攥紧,她眼里划过一道浓浓的戾气。这个女人……她勾引的南少一个晚上都在和她欢好。哪怕她一次一次的逃跑,可是,他仍然如此的待她。

自己从外面回来,到现在为止,他也没和自己同……房过。心里,酸的滋味浮现,她吸气想要让自己努力维持自己高雅的笑容。

“有劳夏小姐了。只是,晓筠不习惯有这么多人站在一边看着我入浴。”

其实,做为特工营出来的人,最讨厌的,是陌生人的接近,更讨厌的,则是不熟悉的人的碰触。哪怕,这人是女人也同样如此。

“哦,我看妹妹好象体力不行,就让雪儿和小苑一起帮你清洗吧。”夏初雪却似听不懂洛晓筠话一样,居然提出要留下。

眼睛微眯,洛晓筠立马就明白了,这个女人,不会真的是想替自己清洗,只怕,她是有话想对自己说。

心里了然后,便呵呵一笑,“多谢夏小姐了,不过,晓筠福薄,确实不喜欢除小苑外的人碰触到我。所以这事还是免了吧,不过,到不知道夏小姐会不会下棋,晓筠不自量力,想邀请夏小姐一起下围棋。”

夏初雪一听就眼睛就笑的眯缝了起来,“正好会一点,既然妹妹有这雅兴,那姐姐在外面茶亭摆下棋局等着妹妹你的到来。”

要真让她服侍这女人洗澡,她可别扭着呢。这会儿一听她这提议,自然是立即同意。

笑看着夏初雪一行人离去,洛晓筠看着小苑,“你觉得这位夏小姐人怎么样?”

小苑头也不抬,扶着她往浴桶走去。

“从表面上看,是个温婉随和的大家闺秀样的小姐。不过,筠姐姐你这样问了,我觉得吧,这个人可能不一定是小苑表面上看见的这样。”

抬手,戳她额角一下,“看不出来,我的小苑有进步了呢。”

小苑呵呵一笑,旋即轻声说出,“谢谢!”要不是为了她,她完全可以自由自在的离去。要不是为了自己,她也不会被少爷折磨的动一下都会出汗。

“我不想再听到这样的客气话。这水温倒是满合适的,对了,再撒上一些玫瑰花瓣,小苑,你说我象不象古代的人沐浴?这大木桶也是,亏得这啸海庄园居然还有这样极品的东西。”

象这样的大木桶,也就是洗浴中心才会准备的有。一般的家庭,谁还会用这样笨重的东西。

小苑知道她不想再旧事重提,也跟着转移注意力。可看着她身上的伤痕累累时,眼睛仍然不争气的就掉了出来。

“小姐,南少真不是……”

她话哽咽着再也说不下去,纤长的手指抚在她后背被咬的血痕浮肿的地方。擦拭了一把眼泪,“一会儿我去求管家要点药来擦,要不以后会留下疤痕的。”

“不要,有疤痕我喜欢。”

“不准你乱说,谁会喜欢身上有疤痕的。不许乱动,我给你洗了。”

温水浇到身上,把伤一湿透,揪心的痛传来,洛晓筠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现在是越来越怕痛了。或许,身体机能也越来越下降了吧。

“你打算怎么对她?就给她下那种体粉!承认吧,南宫子明你爱上她了。”

一拳头砸在窗台上,南宫子明回身狠狠的盯着胡新南,“没有,我没有!”可是,南宫子明的心里却不断的浮现她用哝的声音叫自己“明”的时候,那种悸动的感觉。

“是么!或许是我敏感了吧。不过,我不理解,你为什么不一刀解决了她,或者,直接就让她试药。还有一件事情,你这段时间似乎都没去看过悠兰了。”

一听到悠兰的名字,南宫子明狂躁的情绪一下子安静下来。了音,他看着胡新南,“我今天就去。对了,她这段时间怎么样?”自己真的太失职了,居然忘记去看她。把她丢在那个暗的房间里面,只和那个该死的女人厮混在一起……

自责,让他不敢看胡新南。胡新南耸肩,这个家伙,还好,他对悠兰的心不会变。这样很好,就因为他对事情的专注,所以他胡新南也愿意不计名利的帮着他。

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菟丝草)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洛晓筠,小苑)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菟丝草)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危险关系,魅影首席的出逃妻》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洛晓筠,小苑),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