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燕歌行之凌波词》燕歌行 高适 㚻 燕歌行之凌波词精彩内容

更新时间:2020-09-21 12:27:02

《燕歌行之凌波词》燕歌行 高适 㚻 燕歌行之凌波词精彩内容 连载中

《燕歌行之凌波词》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罱暮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萧越,张花

《燕歌行之凌波词》作者:罱暮,古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萧越,张花,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几人还未下山便听见雷声轰隆,夏渊道,“陛下,要下雨了。” 萧越看了看天,没有说话,继续往山下走。 想来是自己太过冲动,阮宁虽不拘...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几人还未下山便听见雷声轰隆,夏渊道,“陛下,要下雨了。”

萧越看了看天,没有说话,继续往山下走。

想来是自己太过冲动,阮宁虽不拘,但向来清净自持,不会招惹不必要的麻烦。

刚走到山下,倾盆大雨瞬间砸下来,夏渊忙掀起车帘,萧越一低头上去,“回宫。”

敏行自小就怕雷声轰隆,每逢下雨天便睡不着觉,靠翻书解困,以前雷雨时候,他不忙便接了她在身边,燃烛之侧,她翻书消磨时间,他彻夜批折子。

想到敏行想睡又不敢睡的样子,萧越催促,“快些。”

敏行戌时迷迷糊糊醒来,听窗外隐约有风雨之声,起身去看,果然入秋之雨正冰冷冷的淅沥,一片萧索,扑面寒气。

走到灵雀宫宫门口,萧越有些踟蹰,在雨中立了一会儿,他抬脚往回走。夏渊忙举着伞紧跟上,心想陛下最近真是越来越难以捉摸。

走到摇光苑,萧越拐进去,夏渊才敲了两下门,便有小太监开门,一见是圣上冒雨前来,激动地话都说不利索,“陛陛陛……陛下万岁!”

萧越皱眉看了他一眼,抬脚往里面走。

陈婕妤已睡下,听见海棠帘叮咚响,迷迷糊糊醒来,一睁眼便看见自己朝思暮想之人,她揉揉眼睛,以为是在做梦,正惊疑,萧越轻笑,“怎么?打扰你休息了?”

陈婕妤这才反应过来真是陛下,忙扑他怀里,搂着萧越脖颈撒娇,满是委屈,“妾身还以为又是在梦里。”

萧越自顾自解开衣衫,“外面下雨,来你这儿避避。”

陈婕妤感动的简直要泪眼汪汪了,已经是半夜,陛下改完折子还跑到自己住处,她一颗少女心不禁又惊又喜。

看她一脸哀怨,萧越捏了捏她脸颊,“睡罢,朕抱着你。”

对陈婕妤来说这真是意外之喜。她近来日日盼着,奈何圣上已连日不到后宫,今日听说圣上责罚了太子,心想估计又要泡汤,没想到陛下今晚竟然来了。

有道是,神女有意携云至,襄王无心入梦来。

萧越看枕边陈婕妤脸颊微红,睡得香甜,翻来覆去了一会儿,听见窗外雷声依旧轰隆,不由得辗转反侧。

陈婕妤听到动静醒来,“陛下要干嘛?唤宫人就是。”

“你睡罢。朕走了。”

陈婕妤惊讶,“这么晚,陛下要去哪儿?”

萧越道,“回承天殿。”

陈婕妤知留不住,忙起身帮他穿好衣服,玉坠香囊一样一样给他在腰间挂好,目光缱绻依依不舍的送他出去。

萧越赶到灵雀宫,宫人早已歇下,值夜的小内监听见敲门声,忙从睡梦中惊醒开门,一看是萧越,惊恐的跪下,“奴才开门晚了,望陛下赎罪。”

萧越不搭理他,径直进去。

听见敲门声,踏雪道,“谁呀?”

“开门。”

踏雪一听是陛下声音,忙起身要去开门。

敏行果然没睡,听见萧越声音,她立刻吩咐道,“不许开门。让他走。”

踏雪只得隔着门说,“陛下恕罪,郡主已歇下了。”

萧越道,“朕说两句话便走。”

踏雪看看敏行,有些纠结,“郡主,陛下这样关心你,知道你打雷天睡不着,大老远过来,让他进来罢。”

不待敏行答应,已披衣去开了门。

踏雪可不敢将圣上关门外面。

敏行余光看见萧越带着冷雨进来,浑身尽湿,只低了头继续画那半幅残荷图。

萧越换了衣衫,走过来俯身看她用细笔勾那枯荷叶。画已成大半,轮廓细节已有,只剩着色,可见她已画了几个时辰。想想自己那会正在陈婕妤那,不由有些歉疚。

“你且歇一歇,都劳神这几个时辰了。”

敏行不言语,继续点荷叶黄绿之色。萧越磨了约一指甲盖石粉,兑水,调好颜色,在笔筒捡了支笔,俯身细细将荷花色点成褚红,颜色反差明显,更添冷清。

敏行本想点淡粉色,他这样一点,果然高明很多。她学画师出于萧越,用笔多冷清,她的冷清是置身事外的冷清,萧越的冷清是繁华之中的冷清,比她更添悲凉。

她将荷叶着色毕,萧越荷花色也将将收笔。

敏行又捡了根笔蘸墨,略一思索,题了句“芰荷当秋风,遇雨仍从容”。

萧越看半天,道,“太过悲凉。”

敏行不搭话,只唤踏雪收拾桌面。自己起身去洗漱,自顾自斜倚了榻上随手捡了本书看。

隔着珠帘,萧越坐在外间桌边翻书,敏行瞥眼看见他侧脸,俊朗刚毅,神情认真,身子纹丝不动,只有黝黑深沉的眼珠在字行间移动。

窗外冷雨依旧淅沥,看了眼更漏,深夜还长。翻了会书,略有些口渴,想要唤踏雪倒杯茶来,又觉得时辰太晚,想要起身,又不想去外面,如此踟蹰了片刻,萧越头也没抬,捏了青瓷茶壶斟了两杯茶,一杯推到她常坐的位置,一杯自顾自端起来饮,眼神依旧在书上。

好一会儿,萧越开口,“茶要凉了。”

敏行隔着珠帘不时看萧越一眼,不时看更漏一眼,听他说话,恍然惊觉,磨蹭了会儿,这才起身走到外间,坐下来,双手捧了盅子,正匆匆忙忙一气儿喝完,准备起身回去,萧越抬眼看她,笑道,“夜还长,不如玩个小令打发时间罢。”

敏行握着杯子坐在桌边,不置可否,萧越已自顾自起身拿了纸笔过来,“在纸上写下花名,这花名需得四个字形容。抓到花名的人念一句相应诗词,另一人猜是何种花,谜底也得一句诗形容。”

说着已写完一张字条,萧越拿起来吹了吹,桌上挪了只碧玉盘来,卷好放进去,“你也写。唔,只我出题,不公平。”说完轻笑了下。

敏行:“……”

萧越取了一支笔放她手边,刚听他讲规则,敏行心想这小令倒新雅有趣,长夜漫长,不妨打发下时间。

见她动笔写,萧越笑,“猜错了可是要罚的。”

敏行继续写,头也未抬,“你说说。”

萧越微笑,“对者问一个问题,或提一个要求。错者自罚酒一杯。”

敏行想了想,这小令简单,何至于喝酒,便点头允了。

萧越见她不反对,唤了夏渊,“前阵子酿的青梅酒,取来。”

两人运笔如飞,不时便写了数张花签,夏渊已取了酒来,笑眯眯站在旁边伸着头瞅,萧越瞥了他一眼,“睡觉去。”

夏渊噢了声,悻悻的出门。

这厢两人写好,萧越道,“你先来拈,我猜。”

敏行信手捏了一张花签,展开来一看,是萧越出的题,上面写着“国色天香”四字,暗道这个简单,不用思索,她脱口而出,“花开时节动京城。”

萧越立刻接上,“独立人间第一香。我提要求,唔,给我倒杯茶。”

敏行顿了下,取了茶壶给他满上。

萧越手向盘中捡了张花签,展开一看,又是自己写的谜面,“占尽春色”四字,他微微一笑,“借问酒家何处有。”

敏行信口道,“小楼一夜听春雨。给我倒杯茶。”

萧越也给她倒了杯,笑道,“看来我出简单了,难不到你。”

敏行不言,捡了张花签,展开一看,总算是自己写的谜面,看着“东篱高士”四字,她缓缓道,“宁可枝头抱香死。”

萧越略一思索,淡淡笑,“怀佳人兮不能忘。”

敏行愣了下,“你这句有歧义。”

萧越点头笑,“就是有歧义。”

她说的歧义和他说的歧义分明不是一个意思,见她脸色微冷,萧越摇头笑,“罢了罢了,重念一句,荷尽已无擎雨盖。我说的有歧义,就不劳驾你倒茶了。”说完拈了张花签,上面写着“瑶池仙品”四字,嗯,敏行出的。

“去年今日此门中。”

敏行道,“灼灼其华。你坐的离我远些。”

这个要求……不开熏。

萧越象征性的往旁边挪了一丢丢。

敏行向盘中捡了张花签,展开一看愣了下,正皱眉思索,萧越笑,“难住你了?”说完闲闲倒了杯茶。

敏行皱眉思索了好一会儿,也没想到“久客他乡”是谓何花。又思考了一会,她认输道,“实在不知。”

萧越接过来看了一眼,笑,“这个好猜也不好猜。我将谜面出与你罢,疏影横斜水清浅。”

敏行细细思索,可不是梅花!于是接道,“江南无所有。”

萧越点点头,面露微笑,伸手斟了一杯酒,做了个请的手势。

敏行看了半天,端起来,用衣袖挡了浅浅啜饮。青梅酒甘冽,别有一种果香,幸好不是席上用的烈酒,尚可接受。

萧越见她饮了,这才拈了花签,看完笑道,“有趣。倒是便宜你了。草秀故春色。”

敏行正想他说的便宜她了是什么意思,一听这句诗,忍不住嘴角弯了下,原来是自己写的占尽风情四字。

“人在天涯鬓已斑。再离我远些。”

萧越见她笑,不禁怔了下。

他已经太久没见她笑。

好一会儿,他道,“我写个占尽春色,你写个占尽风情,难得。”

敏行见他看着他,一想刚才有些失态,心里便有些懊恼,“我提了要求,你再离我远些。”

萧越摇头笑,离她远了一丢丢。见他每次都象征性的挪一下,敏行颇有些气闷,又不想和他多说话,于是她展开花签看,上面写着“风露清愁”四字。

“山有扶苏。”

萧越犹自恍神,耳边传来清冷嗓音,他回过神来,“西风愁起绿波间。唔,今天有些累,你帮我,捏捏肩膀。不准拒绝,愿赌服输。”

敏行惊讶的看着他,见他一脸坦然,好整以暇的坐等她愿赌服输,于是她只得起身,捏了他两下肩膀又坐回去。

柔荑覆上来,在肩头划过,萧越有些情动,强自稳了稳心神,他笑,“你耍赖。”

敏行道,“跟你学的。”

萧越笑,捏

精彩评论:

美娱小说,穿越到97年的好莱坞继承即将破产的电影制作公司,找中东土豪融资拍电影,然后收购电影发行公司,下一步应该去坑阿三土豪的钱了,现在时间线进行到了主角(萧越,张花)千辛万苦终于收购了宝丽金的海外发行部,刚把这电影整出来。哈哈,主角(萧越,张花)还是有点腹黑的,赤裸裸的表现了在利益面前的资本家的嘴脸。总的来说,看的很爽,作者(罱暮)还是有考究的,毕竟是美娱老作者(罱暮)了,只希望主角(萧越,张花)不要种马,不要种马!!!!后宫控制在5人以下我觉得是仙草

《燕歌行之凌波词》 免费阅读章节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