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重生之娇宠小军妻》重生七零:千金军嫂 全文无弹窗阅读 重生之娇宠小军妻801

更新时间:2020-09-09 16:06:05

《重生之娇宠小军妻》重生七零:千金军嫂 全文无弹窗阅读 重生之娇宠小军妻801 已完结

《重生之娇宠小军妻》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黑鱼精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薛家集,何大妞

《重生之娇宠小军妻》由网络作家黑鱼精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薛家集,何大妞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疤瘌眼急急忙忙跑回家,也顾不得吃晚饭了,揣上两张饼,从马圈里把他家的那匹大白马牵出来。疤瘌眼媳妇听到动静从锅屋里出来,问他:“马...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疤瘌眼急急忙忙跑回家,也顾不得吃晚饭了,揣上两张饼,从马圈里把他家的那匹大白马牵出来。疤瘌眼媳妇听到动静从锅屋里出来,问他:“马上吃晚饭了,你牵它干什么?”

疤瘌眼急急交代一句:“大春知道大妞在六里铺村了,我得去通知他们一声,回来再细说。”装好马鞍,骑上去一溜烟跑远了。

留下疤瘌眼媳妇在原地,被吓得脸煞白。

去薛家集,骑马的话只有走河对岸的大路,山路上不适合骑马。虽然也能走,但绕的远不说还不好走。

知道此时摆渡的人是何大春,疤瘌眼也只能硬着头皮去了。

因为他是过河,送钱来了,何大春倒是没有太为难他。只是比其他渡客多收了一点钱而已。

骑着马肯定比两只脚捯饬要快。天蒙蒙黑的时候疤瘌眼就到了薛家集街上。又往六里铺村方向跑了没多久,天就黑透了。

天完全暗下来以后,他也不敢再骑快了。小心慢骑了好久,才到了六里铺村。疤瘌眼还是当年卖孩子的时候来过。也是现在人不喜建房,六里铺村的格局跟当年没有多大变化。

凭着记忆,他很快找到了程家。

程家人还没睡呢。这一天折腾的,这会儿才刚刚在吃饭。有些人是因为心疼丢了个大活人,没顾上张罗做饭,比如上头的两重公公婆婆。

婶子、大娘、妯娌们,却是因为没了何大妞这个使唤丫头,谁也不愿意多兜揽事。你推我,我怯你,一来二去的,晚饭可不是就得晚着吃了吗?

因为多年也没做饭了,经验都丢光了,也不知道该做多少,结果做出来的饭不够吃。

大人们还好,顾着些脸面,饿就饿点,明天早上再吃。底下小孩子不行,为了多吃一口彼此大打出手。孩子的娘向着各自的孩子,也不顾脸面吵开了。

程老抠把桌子拍得砰砰响,才把双方喝止住。

疤瘌眼敲门的时候,程家的火药味还没完全散尽呢。听到有人敲门,一家人全都涌到门前去看。疤瘌眼没想都这么晚了这家人还全没睡,被这老老少少呼啦啦涌出来的人唬了一跳。

程老抠问清楚了疤瘌眼的来意。对着月光仔细观察了一番,确实是当日来送大妞的那人。再看看疤瘌眼身旁牵着的大白马,心里美了。

暗想:白日里人才刚跑了,这晚上就有人来给送找补来了。嘿,合该我老程家不破财。这买卖能做,一匹马可比一个人值钱。

上前把马缰绳接过来,把马牵到一旁拴好。

疤瘌眼还不知道程老抠打得如此如意算盘,还跟他客气的客套着:“我自己来,您歇着,我自己来。”

程老抠拴好了马,扭头就喝令儿孙们把疤瘌眼打出去。疤瘌眼还没品过滋味来呢,就被痛殴了一顿关门外去了。

六里铺村儿是个不太大的杂姓村。因为是晚上,听到动静了出来看的人并不太多。大多数人都在家里支楞着耳朵听这边的动静。

经过大家解说,疤瘌眼品过味来了:大妞白日里刚跑,自己晚上就撞枪口上来,白给人送便宜来了。悔得肠子都青了,却也知道,今天这马八成是要不回来了。

却还是不甘心,骂道:“我好心好意来给你们报信,你们恩将仇报,不光不感激我,还扣下我的马。”

程家也不会任由他说,自己不说话。双方你来我往,各辩各的理。

大家一听,恍然大悟,原来这就是卖了大妞的那个畜生大伯啊?听这话什么意思?人家亲爹娘要来找了,他先跑了来通风报信的?狗咬狗一嘴毛的事,大家也懒得理。累了一天了也都困了,不一会人就都走光了。

疤瘌眼跟程家,却是越吵越火大,渐渐从辩理发展成骂战。

华国人的骂战精髓,无非是问候完父母,问候祖宗,问候了对方家的女人,再问候对方全家……。满嘴各种xx器官。诅咒对方家孩子。

程家虽然人多势众,但是骂人这门功夫不如下流货色疤瘌眼。而且疤瘌眼是一个人,程家却是老人跟女人孩子就在跟前。明显这样骂下去,程家更吃亏一些。

程老抠两口子哪里是能吃亏的人?他们家的家训之一就是占不上便宜就算吃亏了。双方力量悬殊悬殊如此之大的时候,这人还敢这样占他们家便宜,如何能忍?叔叔能忍,婶婶都不能忍。

“给我打”,听到程老抠命令,一群儿孙虎狼一样冲着疤瘌眼冲过去。把人追打到几里路之外。借着夜色的掩藏,疤瘌眼才跑开了。

摸摸脸上的伤,疼得一“吸溜”(吸溜,地方方言,意指倒抽一口凉气)。鞋子也在跑的途中丢失了。

且不说疤瘌眼偷鸡不成蚀把米,一瘸一拐的乘着夜色往家走。就说他进村的时候,路过楚老三家的门前。楚老三媳妇正牵着驴偷偷往外走。听到远处有马蹄声传来,吓得又转身回去。

老旧的木门吱呀一声,惊醒了睡在床上的楚老三。往旁边一摸,睡在旁边的媳妇没了。吓得彻底清醒过来。一骨碌爬起来,鞋都没穿就往外跑。

以往也是经常有半夜睡到一半,发现媳妇出去找孩子的事。好在媳妇也不走远,最多就是跑到老丈人家。但是一家人还是害怕,怕她哪天真跑迷了,找不回来了。

东厢房里大儿媳也听到响动,推推她男人。一边摸衣服穿上,一边说:“快起来,我好像听到大门响。”

一家人相继起来,就看到月亮地下,楚老三媳妇手里牵着驴,正把耳朵贴在门上听外面的动静。

一家人连哄带吓唬,连拉带扯,好容易把人弄进屋里。就听见远处传来吵架的声音。他家大儿子出去看了一圈,回来说道:“东边程老抠家。”

至于程老抠家发生了什么事儿,打住不往下说了。自家人知道自家人的禁忌,连最小的孩子也不好奇追问。

等外面安静下来,楚老三媳妇还是执意要出去。问她出去干啥也不说。见实在劝不住,楚老三只得让孩子们各自去睡,他陪着媳妇出去。

楚老三牵着毛驴驮着他媳妇,顺着她指的路一路走到隔壁村的村外。就见他媳妇鬼鬼祟祟地四下看了又看,从驴背上翻下来,走到一捆秫秸的旁边。从麦穰垛里扒拉出一个大活人出来。

楚老三被吓得都找不到自己的声音了:“这……这……。”这了半天也不知道该说什么。等看清人是程老抠家的童养媳,更是不敢吱声了。要是被人看见他们家私藏别人家的人,就是死仇了。

但让他把人送回去他也不忍心。而且真那样做了媳妇还不得犯病。为今之计,只能把人送远远的藏起来。

要说远一点的亲戚,只有孩子的姥娘家。楚老三思量好对策,扭头一看他媳妇正拿着一块干饼给孩子啃。那孩子想来是饿了一天了,吃的急,又渴,噎的直打嗝。

他媳妇自从病了以后,心眼就有些不大够使。楚老三赶紧把孩子带到旁边沟里喝了点水。把两人抱到驴上坐好,抓紧时间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是正经。

楚老三个高腿长,又是做惯了赶脚活计的。加上心里又着急,怕被人瞧见露了相。几十里的路,愣是让他一路小跑着跑到的。

到了地头,不仅他自己累得呼哧带喘的,把驴也累得够呛。还好驴驮着的两人都体重轻,一个是还没长成的孩子,又常年营养不良,另一个有心病,也瘦巴巴的,不然非把驴累坏了。

说明了情况,把何大妞托付给老丈人和舅兄。稍作歇息,驮着媳妇又连夜赶回去。回到村里,天才刚朦朦亮,村路上只有拾粪的老人出来活动。

因为他媳妇三不五时就要跑一回,让家里人给找回来。大家只以为这次又是跑了找回来的,根本没有往其它事情上联系。

因为事关重大,回到家楚老三任何人都没敢给说。只说是随便逛了逛就回来了。整件事情如水过无痕,没露出丝毫蛛丝马迹。

程老抠家的损失有疤瘌眼儿的大白马给补上,一家人的心情瞬间好了,也不再张罗着找何大妞。

只是这马比人再值钱,可有些人会干的活它也干不了。没有了使唤丫头何大妞,往日掩藏在一团和气之下的矛盾显现出来。

程婆子有了昨天晚饭时候的教训,一早起来就安排人手做饭。按着先后顺序每个人都会轮上一遍的事,先干晚干都一样。

坏就坏在这程家家风不正,没有一个能吃亏的主。被安排着先做饭的人认为先干活吃亏了,对老太婆一肚子意见。认为程婆子一碗水没端平,偏向其他房头的人。

碍于程婆子往日的积威,也不敢发作,只在心里暗藏不满。

何小西一行两辆大车,带着十几个壮汉,还带着干粮、水、粮食和钱。由陆友富带着,先往乡政府去。大车没法过河,只能从山边绕远路过去。

从六里铺走了一夜走回来的疤瘌眼,从一条小山道上绕过来。脚上缠着不知道从哪里捡来的破蒲包。为了走近道抄的小路。

听到马蹄声过来想搭车。待看清车上的人,吓得赶紧躲到草丛里。

等两辆马车走远,直起身幸灾乐祸的自言自语:“呸,让你们也白跑一趟。”

乐完之后想起自己不仅白跑了一趟还丢了大白马,又苦起一张脸来,不知道回去怎么跟媳妇交代。

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黑鱼精)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薛家集,何大妞)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黑鱼精)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重生之娇宠小军妻》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薛家集,何大妞),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重生之娇宠小军妻》 免费阅读章节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