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欲爱不能》爱也不能爱忘也不能忘 免费阅读 欲爱不能GAY吧

更新时间:2020-07-14 04:13:27

《欲爱不能》爱也不能爱忘也不能忘 免费阅读  欲爱不能GAY吧 连载中

《欲爱不能》

来源: 作者:李幼谦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季新泉,牛师傅

经典小说《欲爱不能》由李幼谦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季新泉,牛师傅,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红梅香听他口口声声说“我们”两个字,心里像熨斗熨帖过一样舒坦,当初怎么没遇见他?白白把青春付给丁东了,现在如此丑陋,哪里有面目面...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红梅香听他口口声声说“我们”两个字,心里像熨斗熨帖过一样舒坦,当初怎么没遇见他?白白把青春付给丁东了,现在如此丑陋,哪里有面目面对这个热心善良的小伙子?她松了臂膀,悠悠地叹了口气:“不论你怎么说,我还是心痛,再也长不出头发来了,唉……那些长发飘飞的日子,那些大辫子一甩的日子,我真的不能断绝那份牵挂……”

“要头发容易啊,我们现在就正要去那里,你放心好了,什么都能搞好的。”

到了湖城,与殊胜台上的清静判若两个世界,两人都有隔世的感觉。

公共汽车在一个车站停下的时候,红梅香指着车后一个大门楼:“你看,那就是我工作的单位——”

“快快快,我们下车。”季新泉就要站起来,见红梅香纹丝不动,奇怪了,“就是来找单位的,怎么不去?”

“不换个模样不见单位人!”她向车厢里磨过脸来,又把帽子往下拉了一下。汽车开了她才扭头对后面的季新泉说,“你合作的单位在哪里?”

他不着声,一直望着车窗外,脸上写满了惆怅,等看到一家中等的旅社时,才叫红梅香一起下车,可是,那里人满了。

“附近旅馆不少,再往前面走走。”红梅香说。

湖城的林荫道将阳光遮挡得密密实实的,大约,去年的一片黄叶让贤给新叶,一张落在红梅香的肩膀上,季新泉给她摘下来,枯黄的叶片上有褐色的斑点,如一只痉挛的手,他心悸地甩了。

红梅香发现他的异常,扭头问:“你对这一带熟悉吗?”

他摇摇头:“我的单位在金井市,我的业务在湖城,可以说对市中心还是了解的。”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为什么流浪?流浪远方……流浪……”红梅香眉目间涌起一股凄楚的神情,旁若无人地唱起来,人行道上的路人纷纷回头,露出惊讶而赞许的微笑。

季新泉的忧郁一扫而光:“唱得真好!”

“当然,我小学就是文艺活动积极分子,如果有人培养的话,说不定已经是明星了。”

“不是明星,我也是你的粉丝……红梅香,你真可惜了……”

两人就这样在湖城街头边走边说,走了几条街都没找到合适的旅馆,不是价格高,就是人满了,再不就是没有两人分开住的房间。

走累了,红梅香来到一家巷子里的小店,说这一家的鸭血粉丝好吃,坐下来,一人要了一碗。味道不错,就是有点辣,红梅香拉开提包掏手绢擦汗,发现了名片,掏出来说:“那天赶车遇见个司机,说如果有事可以找他。”

季新泉接过来说:“司机对住宿的地方熟悉,我来问问。”按着名片上的号码,他拨通手机后,把手机放到红梅香耳朵边让她说话:“牛师傅,我是差点被你压死的那人……”

对方立即笑起来了:“啊,姑娘,红梅香吗?”

“你怎么知道我名字?”

“你的发票掉到我车上了,正巧遇见你母亲,她说带给你的。”

“我哪来的母亲?”红梅香莫名惊诧,“弄错了吧?”

“错不了,去福利院找你去了。”手机里那人说。

季新泉眨眼示意,让她直奔主题:“牛师傅,你知道湖城哪家旅馆住得下人吗?”

“你回湖城了?找什么旅馆?!怎么不回厂?”

“我不是一个人,还有个朋友……”她不知道怎么介绍季新泉才好。

“还有两个也住得下,现在在哪里?”手机里的人说,“我不是说了吗?有困难找牛真。”

红梅香一口报出地名:“平安路20号,鸭血粉丝店。”

对方一口答应:“我在中山南路,离你们不远,马上到,等我啊。”

给季新泉收了电话,红梅香才茫然地瞪大眼睛:“他怎么说我母亲来了?”

季新泉避开她的话题,只是问:“你们怎么认识的?”

见季新泉问,红梅香就把自己几乎撞他小车的事情说了,还说:“就是他的开导,让我到殊胜山去散散心,所以开头不是找死的,只想找个安身的地方,否则,一上山直奔悬崖峭壁,也等不到你来救赎了……”

“司机是个好人,他找你,大概是要你还他车费吧。”季新泉玩笑道,“不要紧,哥给你多付十倍的钱也行。”

说着说着,司机来了,一个慈眉善目的中年男人,见了红梅香喜笑颜开:“姑娘回来了,湖城欢迎你!”

季新泉上前一步拉开车门,让红梅香进去,这才叫:“牛师傅好!”

牛真启动了车子,从车头镜子里看着红梅香身边的小伙子:“姑娘,你没介绍,这是谁呀?”

红梅香正不知怎么说,季新泉答话了:“啊,我是他舅舅。”

牛真咧着大嘴笑了:“红梅香运气好啊,母亲舅舅都找你了。”

季新泉问:“牛师傅,你说遇见她母亲了?红梅香是孤儿院出来的,哪里有母亲?”

“是那女士自己说的。那天,刚把红梅香送到汽车站,我就接了湖城来的乘客,你别说,那女士还真像红梅香……”牛师傅一边开车一边说起来,“红梅香,你那天差点没倒在我车轮下,我真是想想都后怕呀,一连几天都小心翼翼地,就这,还是出事了……”

“什么事?”红梅香吓坏了,“莫非真把人撞倒了?”

“哈哈,那我现在还能带你们回家吗?”牛真笑得呵呵的,“我对红梅香印象特别深刻,当然记得那天送她去车站的事。车上的女士在你们座位上见到发票就给我,我念出红梅香的名字,她马上对红梅香两字敏感了,说是要到福利院去,能够找到她。我就想,报销不了也换不了钱,她拿去也没用,再说我也没办法与红梅香联系,于是就给她了,还说起你到殊胜山的事,方才从我车上下去。

“她就想起出车站的时候,有个姑娘很古怪又很漂亮,我说那就是你,她迫不及待下车追过去了。我拉了其他客人进市区,才发现她的拉杆箱丢在车上了,找不到她,就到福利院找去。她没去。

就说放在福利院里,女人一定会找来的。院长那女人一脸阶级斗争,还以为箱子里有炸弹一样,死活不收……”

十个司机九个饶舌,也难怪,别看他们整天在繁华的大街上穿行,可除了和顾客说话,还真寂寞。

季新泉佩服了:“牛师傅记性真好,每天载客那么多人,竟然把这事记得清清楚楚。”

红梅香身子前倾,喉咙发紧:“她说是找我的?”

正是红灯挡道,牛真扭过身子对后面两人说:“她说她要去福利院找你,我想迟早都得去吧,我去早了,她可能没到,也可能追到殊胜山去了……”

“我早就不在福利院了。”红梅香惆怅地说。

“我哪知道呢?看她就像你母亲的模样,找不到你,她拿着发票也不能自己换钱,我也不知道怎么找你,于是就给她了。看起来你们还没相见。早知道今天能遇见你……”

红梅香听得恍恍惚惚,不禁问:“就是我坐你车子那天?”

“就是那天。把你送到车站,接着就是那女士上的车。我说那天你是要上殊胜山的,她就赶紧下车。那个鬼院长,可能让红梅香妈也碰了一鼻子灰,一时生气,在福利院门口找看门的打听情况,我第二趟去,正好碰上了,你们说巧不巧?她一定会问到你在哪个单位工作?一定会找到你单位去的。”

绿灯放行了,后面汽车鸣喇叭催促,牛真还是一口气说完才启动小车。

见红梅香不语,只朝车窗外看,流水一般的人来人往,比岁月的流逝还快。季新泉关切地问:“你确定那女人就是她母亲,?”

“只有红梅香确定了,她说女儿,左耳朵背后有颗黑痣,你有吗?”

红梅香继续沉默,季新泉正坐在她的左边,歪着身子看去,遮阳帽下,是略有疤痕的植皮,推推她,问:“红梅香,左耳朵后面有黑痣吗?”

“没有!”她斩钉截铁地回答,跟着又对前面司机说,“牛师傅,以后别说这女人的事,我没有母亲,没有父亲,哪来母亲,我是孙悟空,从岩石里蹦出来的……”

她说的是玩笑话,可是眼睛蒙上一层薄雾。

“你没母亲,怎么有舅舅?”司机瞟了一眼季新泉。

季新泉却自怨自艾:“唉,她要是找儿子就好了,她要是我母亲就好了……”

这打动了红梅香,她扭身回来问:“你母亲呢?”

“我一点也记不清母亲的模样了……三岁那年,父亲就出车祸死了,母亲把我送进寺庙,放到我外公跟前,什么话也不说,转身就走了……从此一去再也没回来……我经常回想着母亲的容貌,想啊,想啊,怎么也想不起……连她是方脸是圆脸也想不起来,想不起来呀……”

“你妈妈也把你甩了,不恨她?”

精彩评论:

这个作者(李幼谦)很坑,每次文章快要解VIP了,就跳出来写个几章,向读者们道个歉,讲出个理由来。什么离婚啊?什么在忙相亲啊?不知道读者的原谅后,等个几天故态复萌,又断更了!!!然后没个几个月你是不要想见到她了。这么一《欲爱不能》写了好几年了,至少三四年吧,才更了100多章。而且目前又坑了。不知道这一回是什么理由。生孩子?慎入!!!!!

《欲爱不能》 免费阅读章节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