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萱花的往事》永川萱花路租房 小攻 萱花的往事BG文

更新时间:2020-07-14 00:04:56

《萱花的往事》永川萱花路租房 小攻 萱花的往事BG文 连载中

《萱花的往事》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我真的在修仙 分类:短篇 主角:盖乌斯,尤里

完结小说《萱花的往事》是我真的在修仙最新写的一本短篇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盖乌斯,尤里,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图!” “图,族长说让你赶快去广场。” “图?喂!” 图猛地惊醒过来,这才看清了面前正努力引起自己注意的猎人同伴。 “啊,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图!”

“图,族长说让你赶快去广场。”

“图?喂!”

图猛地惊醒过来,这才看清了面前正努力引起自己注意的猎人同伴。

“啊,啊?我在。”

“想什么呢?族长让你去广场。”

“嗯,马上去。”

同伴跑远了,图则是重重叹了口气。

他不光昨晚没睡好,今天一上午呆在家里也没休息过来。现在他的感觉,就跟坐在一块随时会爆炸的劣质炽焰石上一样。刚刚走在路上的时候,他还绕了一下去尤里西塔门口看了看,她又不在,十有八九又是去找那个什么“龙”了。

哦,那家伙自称盖乌斯来着。

结果他刚到广场,就差点和跑来的尤里西塔撞上。而这丫头抱着一……坨比她半个身子还大一圈的食物横冲直撞,居然还能看到路,真是奇迹。而尤里西塔那边,不知道怎么感应到了图,停下了脚步。

少女抱着食物山努力探出头,满脸油光水滑的样子,让图的担忧稍微缓解了点。

“图,有事吗?没事的话帮我拿一点呗?”

“我……族长说要我过去。”

“那个啊,先不用去了。族长爷爷是要宣布你回继任下任族长的,但是他刚上台就吐血了,然后被导师扛下台治疗去了。”

图知道老族长有肺病,也大概能猜到叫他去是干什么,但……被尤里西塔一说,他忽然有种什么东西卡在喉咙里上不去下不来的感觉。他只好从尤里西塔手里接过大部分东西,跟在她身边。

说是“大部分”,事实上现在尤里西塔手里就剩一块烤地行龙肋条肉了,那是她正在吃的。

“你要把这些拿去哪里?”这是没话找话。

“秘……密据点。”这是一边说话一边咽烤肉。

“给盖乌斯的?”这是早有预料。

“不知道龙吃什么,烤肉和饼子要是不合口的话,我还给他准备了一捆草。”这是理性分析。

“……”这又是上不去下不来。

“不过看他嘴里的牙是尖的,那应该是吃肉的吧?”

其实这么多年来图也习惯了尤里西塔的奇思妙想和诡异的执行力了,但当她接触的东西是一个可能瞬间毁灭整个部族的怪物时,那就一点都不好笑了。唯一让图觉得安心的是,那个盖乌斯是可以交流的,或许可以劝说他不威胁村子?

图在心里琢磨怎么措辞,尤里西塔却忽然停住了。

“怎么了?”

“这里的元素……好奇怪。”

“元素?”图一听,立刻戒备起来:“法术吗?不是村子的人?”

尤里西塔摇了摇头:“没见过这样的法术,元素没被调动,反而像是……睡着了一样?”

说着她忽然向一个方向快步走去。

“尤,小心点,万一有什么——”

图的话语戛然而止,因为他和尤里西塔很快就看到了不远处那个身影。

一个比所有人都高一到两个头的庞然身影,全身上下只有腰间围了个兽皮,头发披散在肩上,发质比女性还好……再加上那金色的瞳孔,正是盖乌斯。当然,最重要的是他身上那股仿佛大型猎食者一样的气势,比狮翼兽还恐怖,足以让最老练的猎人瘫倒在地。

他正站在一栋木屋前,盯着屋里一个正在都懂婴儿的妇女。

图感觉头皮发麻……他要干什么?

尤里西塔也是满脸震惊:“腹肌好帅!”

图:“???”

明明他也有腹——不对这不是重点。

这时盖乌斯也注意到他们了,他扭过头看了他们一眼,仿佛在看两只兔子。

“你们能看到我?法术天赋不错。”他说。

图这才发现,这地方虽然人不多,但却都好像没看见盖乌斯这么显眼的一个人。就像屋子里那个主妇,她呆在窗口时不时往外看一眼,似乎在等什么人。但她对窗前那么大个肌肉男视而不见,好像他是透明的……

“你,你是怎么?”面对超出尝试的现象,图有点不知道怎么反应。

“一些骗术罢了,控制自己的场,让世界注意不到自己,你觉得很奇怪?”盖乌斯变得比昨天健谈了很多,昨天他说完名字之后,就表示“别来打扰我”就把他和尤里西塔赶了出来。

图还没回答,盖乌斯就自己说了下去:“在我看来,你们人类才奇怪。你们两千多年前就能造出浮空要塞群,虽然是利用了凯尼亚人的遗物才做到。但几千年过去了,你们却住回了木屋里?那时的你们可以役使半个元素位面的力量将大陆劈开,现在却连治疗点小伤口都要祈求元素共鸣?你们的护城禁咒呢?万法自持阵列呢?四贤者议会在哪?黑石之火教团呢?”

他语速极快地说了一大堆,图和尤里西塔从一开始就懵了。他们能听到每一个字,但连起来是什么玩意?

盖乌斯看着懵逼的两人,最终叹道:“文明……终会衰落吗?”

尤里西塔没有说话,她只是看着盖乌斯忽然从激动变得悲伤的表情,心里莫名地一痛。

图则更实际一点:“你说的我听不懂,但你不能再在这里呆着了。”

他是想说你赶紧回山洞或者去随便哪个天涯海角逛去,别在村子里挑战人类的心脏。但显然盖乌斯没打算这么去理解,他脸上闪过一瞬间恶作剧的表情:“那你们带我去别的地方逛逛吧,这个村子最繁荣的地方是哪?”

*******

图长这么大,终于知道了心力憔悴是什么感受。

他们刚刚来到祭典的主会场,也就是村子最南边,翘崖最顶端的那个广场。这一路上,盖乌斯看到什么都会事无巨细地问一遍。虽然尤里西塔承担了解释的任务,但每次他停下来,图都寒毛一炸心脏一抖,生怕他突然来个活火熔城或者陨石洗地什么的。

“只有祭司能使用法术,但这并不是因为拥有法术天赋的人少。事实上,你这位叫‘图’的朋友就有非常卓越的天赋。所有人类都能掌握法术,那为什么只有祭司有施法的权利?你们的宗教的原因吗?”

“宗教是什么?一种法术吗?”尤里西塔又听不懂盖乌斯的问题了。

“就是信仰或者崇拜某些强大的生物,你们有祭司却没有宗教?”

“我听图说地行龙和狮翼兽很厉害,但为什么要崇拜它们?”

“不是指那些魔兽,我说的是更强大的,比如龙。人类应该有很多认为龙就是神的吧?”

“龙神我知道,但我们不崇拜他们呀。”

“……我们还是讨论施法的问题吧。”

图也听不下去了,他主动参与进对话里:“我不施法是因为没有必要。要杀死魔兽,我的弓和短剑更快。如果要去精进法术,让我的剑变慢了就得不偿失了。”

盖乌斯听了这话反应很微妙:“你对法术的理解只是这样吗……你们所有人都是这么认为的?”

“其实想成为祭司的人还是很多的啊,”尤里西塔又插进来,“但是大家都没时间去识字。”

盖乌斯第一次露出震惊的表情:“不识字?!你们识字率是多少?”

“识字率?唔……什么意思?”

盖乌斯沉默了。

人类文明显然是衰落了,但他万万没想到衰落到这个程度。他上一次深入地了解人类已经是两千多年前的事了,那时人类开天裂地,征服四极的故事,放在今天大概是神话了吧。不,他们不信神,这倒是和当年一样,人类的高傲竟然以这种形式留存下来了。

“你们这个种族,真古怪。”

纵观数千年山海变迁,盖乌斯给了人类这样一个评语。

广场忽然吵闹起来。

南边有一个石头平台,一个老人颤颤巍巍地走了上去。这是吐完血刚刚缓过劲来的族长,随着他的登台,广场上吃喝玩闹的众人纷纷嚷嚷起来。

盖乌斯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喊,既不是口号也不是纷争。他们有的在笑,有的在做意义不明的手势,有的单纯是在嚎叫……非要说的话,盖乌斯通过这些疯狂地举动,体会到某种高昂的情绪。

但是真的好吵。

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我真的在修仙)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盖乌斯,尤里)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我真的在修仙)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萱花的往事》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盖乌斯,尤里),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