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穿书后我攻略了反派boss》穿书后反派他一心求死 无广告 穿书后我攻略了反派boss年上攻

更新时间:2020-07-08 08:04:12

《穿书后我攻略了反派boss》穿书后反派他一心求死 无广告 穿书后我攻略了反派boss年上攻 连载中

《穿书后我攻略了反派boss》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书墨染香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江染,江染染

火爆新书《穿书后我攻略了反派boss》是书墨染香所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江染,江染染,书中主要讲述了: 阳光明媚的午后,因为刚下过一场雨,迎面扑来的空气里有草地湿润的泥土味。 拎着一堆零食的男人停在别墅门口,随手放下零食袋,俯身张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阳光明媚的午后,因为刚下过一场雨,迎面扑来的空气里有草地湿润的泥土味。

拎着一堆零食的男人停在别墅门口,随手放下零食袋,俯身张开手。

小女孩一路飞奔着跑向他,像刚出笼的小鸟,扑进他的怀抱。

青年抱着小女孩站起身,在她颊边落下一个吻。

离得不远处,容貌清丽的女子注视着他们,笑容温和。

真是……美好啊。

那些幼年记忆,属于江染染的童年记忆。

江染知道,她现在看到的是江染染记忆里的父亲和母亲。

她安静地注视着眼前幸福的画面,直到它像褪色的老照片一样,定格在一瞬,慢慢消逝。

是的,只有那段少不更事的时光是幸福的。

后来的江染染,记忆里最多的画面就是从医院狭窄窗户看到的一方天空和惨白的天花板。

她躺在床上,身上插着各种透明的管子,虽然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但她知道,她快要死了。

男人蹲在床边,握着她的手。他深深低下头,额头抵在她小小的手上,从喉咙里挤出痛苦的呜咽。

“你居然把那种药用在女儿身上!江以泽,她是你的亲生女儿!”女人压抑的哭声回荡在病房里,悲哀而绝望,“我一直以为染染只是病了,我从来没有怀疑过你……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拿你的亲生女儿做实验!”

“慕慕,你听我说,我是为了染染好,我不会害她,我不会……”男人的声音里也有难以压抑的挣扎苦楚,“如果那个真的被用来、用来改变这个世界,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让染染活下去,我只能这么做,慕慕,染染是我们的女儿,我怎么可能害她……我必须保护她,让她活下去。”

“可是她要死了!我的女儿,我的染染要死了!”女人扑到爱人怀里,失声痛哭,“你要害死她了啊!”

“不会死的。”青年语气坚定,“染染不会死,只要烧退了,就没事了——相信我,不会有事的。”

她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模糊的视线里,是争吵的父母。

那是江染染的记忆里,对父母最后的印象。

后来,她的病好了,她终于可以像以前一样,尽情的奔跑笑闹,终于可以大声地喊爸爸妈妈,可她的父母再也没有出现过。

沈家安排来照顾她的佣人告诉她,在她生病的时候,她的父亲在一场实验中发生了意外,不幸去世,他的母亲接到这个消息后,自杀了。

“妈妈为什么要自杀呢?”她抱着康乃馨,站在父母的墓碑前,问陪她一起来的管家,“她为什么不要染染了?”

“因为……”老管家怜爱地摸摸她的发顶,温和地解释,“大小姐太爱江教授了啊。”

“爱?”尚且年幼的孩子不是很明白管家伯伯的意思。

“对啊,因为太爱了,这个世界上如果只有她一个人的话,根本活不下去啊。”

“哦,因为妈妈爱爸爸,所以她跟着爸爸一起死了。”她想,原来爱一个人,就是在他死后,能陪着他一起去死啊。

然后,江染染到神木大学读书,认识了谢承之。

那个男生笑起来朝气蓬勃,虽然身后总是跟着一群女生,他却从来不会和任何一个亲近——温柔却疏离,像生长在山谷里的兰花,是不惹尘世的高雅和清冷。

那样优秀的男生,她自认为自己是配不上他的,可当他开始追求她的时候,她还是很快迷失在男生的甜言蜜语里,失了方向。

后悔,好后悔,不该爱上他,不该相信他,不该眼睁睁看着他和洛蕊在一起却什么也不做,不该……

谁来救救我,我不想继续这样下去了,就算疯了,就算死了,也不要继续这样下去。

谁来救救我。

女生眼角有泪滑入鬓发,司叙换过敷额头的毛巾后,手指顺势划过她的眼尾,拭掉涌出的泪。

“救救……”

他听到她的梦呓,哽咽着,挣扎着,无能为力的呼救。

“救救我……”

静默一瞬,他单手握住她的手,俯身轻抚她的发顶,在她耳边柔声道:“我会救你的,江染,别怕,我在这里。”

睡梦里的她不知有没有听到他的声音,只是条件反射地紧紧拽住他的手。

他正准备起身,就听她呢喃着,吐出一句话。

“司叙……谢谢你……”

青年起身的动作一顿,拧眉看着床上昏睡的女生,若有所思。

谢谢你?

为什么要谢谢他?为什么她好像总是把这句话挂在嘴边?虽然,他的确不喜欢没礼貌的人,但总听她说这句话,莫名腾起燥意。

等她醒了,一定要告诉她,以后不许再跟他说谢谢,他听着不爽。

……

两天后的清晨,江染在落雪的簌簌声中转醒。她慢慢睁开眼睛,逐渐聚焦的眸子在房间里转了一圈,定格在身边的青年身上。

“司叙。”她开口,发现自己的声音彻底沙哑,好在他立刻注意到她的动作。

司叙收起手里的药瓶,落在她身上的视线温柔中带着几分探究。

三秒钟后,他勾起嘴角,桃花眼里似沉了星子,清澈温柔:“江染,早安。”

江染,早安。

再也没有比这一声问候更让她心动的话语了。

漆黑的眸子里潋着水光,她微微笑着,抬起手,撒娇似的:“司叙,抱。”

青年眼里笑意更加温和。

他用被子裹了她,倾身把人抱起来放在自己腿上:“还想要什么?”

摇摇头,江染从被子里挣出手搂住他的脖颈,趴在他肩膀上:“司叙,原来你说的是真的,真的有人被丧尸咬了也可以没事呀……我还以为是你为了安慰我编的故事呢。”

听到她小声的嘟囔,司叙一本正经:“我从来不骗人。”

对她,是第一次——不过,顾云清那家伙不总说,善意的谎言是可以被原谅的吗?既然如此,他就没必要特意跟她说明了。

“嗯。”没想到真的可以劫后余生,江染收紧搭拉在青年脖子上的手臂,满心都是感激和满足。“司叙,谢谢你能来找我。”

“……”又是这句话。司叙拧眉,手指摩挲她的后颈,轻哼了一声,“江染,以后不要再跟我说谢谢——我做什么事,从来都是我自己的意愿,和你无关。”

江染:“……”感受到他微凉的手指覆在她的脖子上,江染像被捏住后颈的猫,不敢动。

她发现了,她要是做了什么让司叙不开心的事,他就会像现在这样摸她后颈——感觉下一秒就会被他捏断脖子。

早就习惯了和他相处的江染立刻接话:“我下次不说了。”

他秒回:“嗯。”

江染:“……”

怀揣着某种小心思,她试探着问:“可是你说你不喜欢没礼貌的人,以后我想感谢你,该说什么呢?”

“……”为什么还在纠结这个问题?不过,她的问题也不是没有道理,不对,干嘛要跟她一样来纠结这种问题,真是……

“司叙,我喜欢你。”他脑子里转过几个念头,趴在他肩膀上的女孩认真地开口,说了一句话。

嗯?青年侧脸看她,眸子里满是疑惑。

脸颊的热度似乎比发烧时还要烫,江染却没有闪躲,正视他的浅色眸子,慢慢地清晰地说道:“司叙,我喜欢你。”

喜欢?她说,她喜欢他?这话以前也有人说过,后来顾云清还专门跟他解释这话所包含着的情意。

司叙了然:“江染,你在跟我告白吗?”

江染:“……”你为什么还要反问?你为什么能这么淡定的反问我?你……

她一头撞到司叙肩膀上,不好意思继续盯着他看,含糊不清地回道:“算、算是吧。”

司叙又是秒回:“好。”

“啊?”

“好。”男人重复一遍,继续道,“你喜欢我吧。”

“哎?”这是什么回复?

“江染。”捏着女孩的下巴强迫她抬头看他,司叙同样认真地回应她,“你这样,我很喜欢。”

这样?哪样?喜欢他吗?他说他很喜欢,很喜欢她喜欢他?

江染“噗嗤”笑了一声,然后在司叙疑惑的视线里,闷闷笑个不停。

哪有这样回应告白的?这家伙真是的……笨得很。

“江染?”

“……嗯?”

“为什么要笑?”

“没什么……不是,是……觉得你很可爱……司、司叙?等等,你干什么?”

男人的声音里有些恼羞成怒:“既然醒了,换好衣服,我们回去。”

“我,我自己换!”江染觉得自己最近有点恃宠而骄,居然敢吼他。

“你胳膊不能动,我帮你。”只不过,她吼得再大声,他也根本不会听。

“司叙!你换衣服,你你你……不许乱摸……呀!”

最后,抗议无效的江染被青年按在床上重新换了一套冬装……

……

苏沁带着队伍到达临时基地时,已经是江染失踪的第三天。

女生简单地和顾云清对接了情况,便带着队伍准备进城。

“七哥做事有分寸,不会离开武中市,我们遵照他的意思,先收集物资。”

对女朋友的决定没什么异议,顾云清吩咐宋榕做好人员分工后一起进城。

“宋哥,等一下,我有事问你。”苏沁叫住准备走的宋榕,看了眼顾云清,低声道,“那个叫江染的女生是怎么掉进水里了?”

不会觉得很奇怪吗?在没有丧尸,没有变异兽,没有遭受攻击的情况下,她怎么会失足掉进江里?

末世已经半年了,哪还会有这么不小心的蠢货?

精彩评论:

网游式的无限流恐怖题材女主(江染,江染染)文。标着恐怖,但是实际很好玩。女主(江染,江染染)各种神操作。比如某个恐怖副本里,BOSS附身木偶吓女主(江染,江染染),女主(江染,江染染)起手就把辣椒塞进木偶嘴里再比如,某个恐怖怪必须唱完歌才能杀人,女主(江染,江染染)在她唱歌的途中不停的往怪嘴里塞吃的,电灯泡。。阻止她唱完这首歌。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