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庭院深深深几许》庭院深深李山陈梅 章节在线试读 庭院深深深几许健全文

更新时间:2020-05-22 12:18:40

《庭院深深深几许》庭院深深李山陈梅 章节在线试读 庭院深深深几许健全文 已完结

《庭院深深深几许》

来源: 作者:余书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苏若,徐正庭

《庭院深深深几许》为余书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苏若毫无畏惧的对上他的眼神,甚至颇为挑衅,她苏若长到如今这个岁数,各色各样的人也是见了不少,这般没皮没臊的人也不是没见过,况且,...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苏若毫无畏惧的对上他的眼神,甚至颇为挑衅,她苏若长到如今这个岁数,各色各样的人也是见了不少,这般没皮没臊的人也不是没见过,况且,难道她沈家真会怕了他徐家不成?

只听见一声夺门而出的响声,两人皆是一愣,苏若也趁此机会扭头就走,小跑着来到外面的长廊上,也因此错过了徐正庭那不明所以的笑容。

苏若呼了口气,刚刚面对徐正庭的时候,竟隐隐有些压迫感,简直就是流氓,地痞,无赖。在心里狠狠骂了他一顿,还没解气,就看见沈丘朝这边走来。

“表哥,你怎么了?”苏若见沈丘脸色难看,心中不解,沈丘在外面是一直比大家闺秀还大家闺秀,什么事居然能让他脸色变难看?

沈丘看她一眼,欲言又止,这时长廊的不远处,也是沈丘来的那个方向,一间房间的门突然被打开,苏若不由得看过去,却愣在了原地。

只见一名穿着淡蓝色长裙的女子跌跌撞撞的跑出来,晶莹剔透的眸子里尽是慌乱,头发也凌乱着,这个,分明就是曾月!苏若看了眼沈丘,他却不愿再看向那个方向,于是苏若又看回去。

曾月似乎是看见长廊竟然有人在,瞬间就苍白了脸,身体不可控制一般的往后倒,而此时一个男人从房里走出来,正好接住她,顺便关好了门。

现在轮到苏若惨白了脸站在那里,她好不容易醒了酒,此时却更愿意干脆自己就醉过去,这个男人就算是化作灰她也认得的,只是怎么会是他?

沈丘见状用手扶着苏若,还唤了她好几声,只是她充耳不闻。她紧紧看着那两人,徐正衍和曾月?确实谁也想不到,两人竟有这样一层关系。

原以为八卦就是八卦,纵使并非空穴来风,有迹可循,但她想着既然二人已经订婚,从前的事不提也罢。不曾想,竟在这当天出了这样的岔子,而那个传言的,她喜欢的那个人居然是徐正衍!

难怪她抵死不从,难怪曾家不愿意接受他,一个有夫人的人怎么可能得到曾家的支持,又怎么会将自己的女儿交给他?

徐正衍细心的替曾月理了理头发,揩去眼角的泪水,就这样扶着曾月从她和沈丘的身边经过,路过时那双古井无波的眼睛瞥了她一眼,苏若只觉得心神一阵震动,从脊背升出一股悲凉之意。

“若若,你这是?”沈丘见她情绪不对,心中一阵思索,便似是了然,她该不会是正好了看上那个徐家七少正衍吧?

苏若紧咬着下唇,摇摇头,不想让沈丘看出自己的异样。

“原来表姐心悦之人竟是四哥。”徐正庭的声音从背后悠悠的传过来,有几分的恍然大悟,又有几分的忧心忡忡。

苏若闻言身子一僵,有种心事被人说出来了的窘迫,半分不想留在此地,她只觉得脑袋一片混乱,今晚发生的事情太多,超出了她的承受范围。

“表哥,我们走。”苏若匆忙的抓住沈丘的手,求救似的看向他,这个地方她实在不想再待下去。

沈丘闻言,也只想先将苏若带走,看见徐正庭就站在他们身后不远处,朝他微微颔首示意,就离去了。徐正庭看着他们的背影,嘴角浮现出淡淡的笑。

沈丘虽然不喜欢自己的婚姻大事成为被利用的工具,但是这场联姻他却拒之无法。他从未见过自己的这个未婚妻,但也从外界的流言蜚语中了解了一些,知晓她定然是有个心悦之人。却怎么也想不到她竟能胆大到如此程度,在订婚宴上私会情郎,如若不是他恰好经过,这顶帽子就要实扣在他的头上了。

而且,他也没想到,这个情郎竟然是徐正衍,大名鼎鼎的徐家四少。他虽求不得一个心上之人,但也绝对忍受不了背叛,所以他的脸色才会如此难看。

与他而言这不过是一场联姻,不过,他没想到是苏若钟情的是他,而非徐正庭。徐正衍这个人他接触的不多,性格品行一概从别人嘴里得知的,如此谨慎小心的一个人,能让他做出这样的事,只怕曾月于他而言是非常重要。

徐正衍带着曾月一走出来,就正好碰到了在一旁的曾督军,徐守凡和沈兰生,三人本来兴致勃勃聊着什么,见此脸色都不禁沉了下来。

曾志最先冷静下来,毕竟事关脸面,当机立断叫上二人去书房侯着,沈丘随后也出来了,这三人顿时心下一沉,心知定是出了什么事情,遂将沈丘一同叫上。至于苏若,走到半路随意扯了个理由,就先走了。

徐正庭在原地待了片刻,不知在思索什么。继而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包香烟,抽出一根,然后又拿出一个银白色的打火机,点燃。

似乎只有笼罩在白色烟雾中,他才会卸下一丝的防备。他想,苏若其实是喜欢四哥的吧,否则刚才也不会露出那么受伤的神情。可是,他究竟哪一点比不上四哥?分明是他先遇到她的,为什么不是他?

他低低的笑起来,甚至恶趣味的想到,难道是因为四哥成家立室,有夫人,所以她选的是他?不过没关系,不管怎么样,他都会让她的最后选择是他。

徐正庭觉得,苏若是真的狠心。

她从没想过为什么他会知道她的酒量?就是收到他送的手链,也未曾真正看过它,不然,凭她的性子,刻上了两人名字的东西,她又怎会留在身边?她只记得徐正衍替她找到那条手链,却不记得他派了多少人手遍地替她寻找?

徐正庭灭了烟,将手插进裤兜里,慢悠悠的走向大厅的会场。环视一周,果不其然大家都在,而几家的长辈都不见了,刚订婚的小夫妻也不在。

萧秦远远见他靠在柱子上,从桌上拿了两杯酒,走到他的面前,递给他一杯,说道:“事情办好了?”

徐正庭接过喝了一口,说道:“你应该看出来了。”

萧秦沉默了一会,现场的异样他自然是发觉了的,道:“这样对克余是不是不太好?”

徐正庭轻笑一声,道:“难道克余不应该高兴吗?解决了这样一个麻烦,反正他也不想联姻不是吗?”

萧秦叹了口气,道:“克余自然是没有大碍,但是你表姐…你该知道,你四哥不可能娶她的。”徐正衍娶不了她,沈丘与她的婚事又被搅黄了,加之如此名声在外,曾月想要嫁出去怕是艰难。

徐正庭端起酒杯,一饮而尽,道:“万事都不能太早下决定,而且别忘了,我那个好小姨可不像是会让表姐受委屈的人。”

徐锦翎,他父亲的亲妹妹,他的小姨。行事果断,性格强势,手段狠厉,临东谁不知道督军夫人的“美名”?

而苏若在半路和沈丘分道扬镳之后,在偌大的草坪上走了几圈,或者说她根本不知道要去哪。中途她返回过大厅,欢声笑语依旧,纸醉金迷仍然,唯独少了那些主人们。她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集体去解决这件事了。

总之沈丘是不可能会娶曾月的,被当事人撞破,还能有转圜的余地,她表哥可不是这样心胸宽广之人。苏若心中烦闷,这曾家的每一寸土地,她待着都觉得令人窒息。

从督军府邸出来之后,随便拦了一辆黄包车,就回了住的地方。有一瞬间,她觉得整个天都黑了,她喜欢的人,不仅有夫人,还有情人!

苏若回到房间,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扑在床上。随后又突然起身,从柜子里拿出一瓶拉菲儿,顺便拿出杯子。给自己倒了满满的一杯,然后猛的一口喝掉,一饮而尽。辣的她眼里直冒泪水,她也索性就这样哭了出来。

先是小声啜泣,慢慢的变成了嚎啕大哭,似乎要将所有委屈都哭出来一样。就像一个无助的孩子,等了好久,却没有等到让她开心的糖果。

万幸,就算是苏若喝醉了,也还记得打电话给古月,告诉让她帮她和主编请个假,哽咽的声音倒是把古月吓了一大跳,连夜赶到苏若的住处。敲门无果后,唤来了大厅的侍者开门。

结果一开门,就看见苏若一个人趴在桌子上,整个屋子里都是酒味,凑近了看,她的眼角还挂着泪珠,眼眶红的吓人,显然是大哭过了。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也认命替她收拾了一番,连带请了假。

苏若喝了酒倒睡了个好觉,而另一边就没有那么轻松了。曾志,徐守凡,沈兰生,还有徐正衍,沈丘,曾月,几人相互对峙着,整个书房静的出奇。其实大家都是精明人,就这三人前后脚出来,也知道发生了什么。

曾志看着自己的女儿,转而又看向一旁的徐正衍,不由叹了口气,道:“正衍,你来说说究竟是怎么回事。”

徐正衍掀了掀眼皮,淡淡的说道:“就是你们看到的这么回事。”

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余书)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苏若,徐正庭)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余书)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庭院深深深几许》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苏若,徐正庭),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