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邪王轻点宠:至尊甜妻要翻天》邪王冷妃至尊女杀手 全文免费阅读 邪王轻点宠:至尊甜妻要翻天妖孽受

更新时间:2020-02-09 12:14:05

《邪王轻点宠:至尊甜妻要翻天》邪王冷妃至尊女杀手 全文免费阅读 邪王轻点宠:至尊甜妻要翻天妖孽受 已完结

《邪王轻点宠:至尊甜妻要翻天》

来源: 作者:风小筝 分类:穿越 主角:原身,洛瑶

《邪王轻点宠:至尊甜妻要翻天》为风小筝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湖水是冰凉透骨的,在月下泛着令人胆寒的光,波澜间隐约可见游鱼窜动。 女子的身体逐渐下沉,意识随湖水而逐渐流逝,变得模糊。她的双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湖水是冰凉透骨的,在月下泛着令人胆寒的光,波澜间隐约可见游鱼窜动。

女子的身体逐渐下沉,意识随湖水而逐渐流逝,变得模糊。她的双手直直向上伸去,像是要抓住些什么,却又什么都抓不住。身上蓝色调的襦裙在湖水中四散开,与她周边的湛蓝融为一体。

她绝望地闭上眼睛,任由自己向下沉去,湖的深处几不见光,暗沉沉的是夜的颜色。

意识逐渐离开身体,最后一瞬,她却似乎听到来自远方的呼唤,惶急而担忧,随之亮起的是点点火光。

她终于释然,眼角划过些什么,不知是泪还是湖水。

猛然惊醒。

洛浅陌的意识逐渐回笼,眼睫微微扇动,睁开双眼,直直望着镂空雕花的床顶,许久没能缓过神来。

自从到达这个世界以来,她便一直在重复这个梦境,相同的湖,相同的冰冷的温度,还有——相同的坠落沉底的身体。

是的,她并不属于这个世界。真正的洛浅陌在落入湖底时便已经死去,在她身上涅盘重生的是来自二十一世纪的孤魂。

她是国际知名医科大学学生,在校成绩优异,连授课教授都赞不绝口,本该是前途一片光明,却偏生遇上了小概率事件,在睡梦中被突袭而来的地震掩埋。

洛浅陌合上眼睛,掩盖了自己的悲怮和慌乱,凭借着医科生仅存的冷静,在脑海中分析自己目前的处境。

原身是西隐国郡王府三小姐,堂堂的嫡女,更是老王爷向皇帝求下旨意亲封的郡主,身份高贵。

要说这身份按理来说在整个西隐国都是排得上名号的,可原主偏偏是受尽了众人白眼。

归根结底,便是这原主修炼不当,十五岁却仍停留在修灵者一阶,也怨不得人白眼相向。若是随意换上一个人,处在她这个位置,哪怕是最为不知上进天资愚笨的人,也该超过她千百倍了。

修灵者……洛浅陌心中一动,这世界竟是有像武侠故事中的武者。

武者又称修者,修者分修灵者与修魔者。修灵者自是自称光明正大大义凛然,修魔者却是滋生的阴暗面,如同过街老鼠般人人喊打。

可想而知,这样一个世界,等级差距必将是难以跨越的鸿沟,要么立于九霄笑看风云,要么跌入泥底遭人践踏。残酷的竞争造就了充斥着森林法则的这个世界,也造就了高高在上的人。

可洛浅陌却是矛盾的集合点。她是身份的强者,却又是实力的弱者。她因庇护她的强者而立于高处,又因本身实力与身份的不匹配而遭人白眼。高处人看不起她,低处人又嫉妒她。

当然,自小被捧在手心里长大的洛浅陌自然是不会清楚这些。老王爷疼她入骨,甚至为她的愿望而不惜亲自求皇帝赐婚,给她和太子订婚。

可惜的是,太子当众以死相逼,退了这门亲事。原身也是因此不堪受辱而跳湖自杀,让与她同名的洛浅陌得以重生。

洛浅陌将有用的情报消化完毕,闭着眼小憩,再次睁眼时已经敛去了所有的不安与犹豫,唯独剩下决绝。

既然占了洛浅陌的身体,她就会代替原身活下去。不但要活,还要活得漂亮,要让这个名字响彻整个大陆,用荣耀洗刷尽原身所遭受的一切。只有这样,才对得起原身一具肉身,才对得起她穿越千年来此走这一遭!

“笃笃——”一阵敲门声响起,随之响起的是丫环青竹的声音,“小姐,二小姐前来拜访。”

洛浅陌躺在床上没有动,眼睛微眯着,只慵懒地应了一句:“让她进来。”

二小姐洛瑶,可不就是那跟太子私通,间接导致原身死亡的幕后推手之一么。

没想到还没等她去收拾,就有人主动送上门来了。洛浅陌嘴角上扬,勾起一个小小的弧度,脸上因此多了几分生气,却怎么看怎么令人发寒。

洛浅陌声才传出去,便有人小心推开门,动作轻而小心,生怕发出一丝杂音扰了洛浅陌。

正是洛浅陌的丫环——青竹。

青竹引了洛瑶进门,便再懒得去理会这个虚伪至极的小姐,见洛浅陌起身梳洗,索性上前伺候着,主仆俩说说笑笑,却是不约而同把洛瑶落在了一旁。

洛瑶顿时变了脸色,只见她脸上由红转青又转白,变化速度之快堪比绝技变脸,偏偏还要再挂上个牵强至极的微笑,装着不在意地搭话:“久不见三妹,三妹身子该是大好了吧?”眼神专注,语气自然,俨然一副关心妹妹的好姐姐模样。

洛浅陌这才愿意施舍她一个眼角的余光,缓缓答道:“自然,也好在天公有眼。”

前面是在答洛瑶的问句,后面却是意有所指了。

洛瑶再说不出话,脸色一白,不自觉握紧了手,尖利的指甲入肉一寸,却恍然不知的模样,连脸上的笑容都生硬了三分,差点维持不住自己的好姐姐形象。

她生平最恨便是自己与洛浅陌之间的嫡庶之别,洛浅陌却偏偏在她面前摆架子,这跟直戳她伤口也没什么不同了。

“三妹说笑了。”洛瑶沉默了许久,才再次开口,脸上连笑容都有些维持不住,顿了顿,似是无意提起,道,“三妹应该是许久没有见到太子殿下了吧?”

洛浅陌挑了挑眉,面上不动,顺着她的意思应了一声:“嗯。”

洛瑶这才又挂起虚伪的笑容,却怎么看怎么透着股得意,她满脸同情地打量了洛浅陌一会儿,又摇了摇头,道:“也难怪,太子殿下这几日都在都雪苑,你自然是进不去的。”

这是在嘲笑她的意思?洛浅陌险些喷笑出声,废了好大功夫才忍住,脸上却是因此变得通红。

洛瑶还以为洛浅陌是被她的话气到了,嘴角微翘,又装作担忧的模样凑上去握住洛浅陌的手,吞吞吐吐道:“太子殿下近日不知为何,总爱带上我去诗会吟诗作对……三妹不要伤心,太子殿下毕竟是男子,这些事情总是难免的。”

洛浅陌在心里笑够了,才缓缓从梳妆台上起身,双手抱臂,似笑非笑地看着洛瑶,直把她看得心里发毛,才舍得开口,道:“你若是喜欢便由你吧,只是太子贵为储君,你身为庶出,恐怕这辈子都只能是个妾室了。”

该死的小贱人!

洛瑶脸色大变,忽青忽紫,最后狠狠一咬牙,强笑道:“三妹刚被太子殿下退婚,还要好好休息才是。”

说罢她款款一福身,朝洛浅陌露出个嘲讽的眼神,便甩袖离开。

洛浅陌只觉好笑,倒是青竹真真笑出了声,洛浅陌扫她一眼,道:“把二小姐坐过的椅子用过的茶杯都丢出去,脏的很。”

青竹忍着笑应了,唤粗使丫头把东西丢出去,又转身为洛浅陌梳妆,欲言又止了几回,终是忍不住询问道:“小姐今天怎么这么对二小姐?”以往不是亲得跟同胞姐妹一般么?

洛浅陌听出青竹未说完的话,盯着铜镜沉默了一会儿。

铜镜里映出她的脸,有些模糊,与现代镜子的清晰度自是不能同日而语。

再转头看,周围古色古香的一切无不在提醒,她已经不是原来的她了。

洛浅陌顿了顿,忽而展了个笑容,刹那间如百花同时开放,风情万种,一字一顿道:“许是因为……死过一次了吧。”

死过一次了吧。

也不知是在说她自己还是在说原身。

青竹懵懵懂懂,只觉洛浅陌自醒来后愈发神秘莫测,心中却是欢喜居多,高兴地点头,连连应是,又道:“那小姐今后……”

洛浅陌思绪略一转,便知她是在说太子退婚一事,转头直直地看向青竹,认真道:“青竹,求人不如求己。”

太子退婚是太子的损失,她却是丝毫不在意的。要说什么情绪,那也只剩下对渣男本能的恶心。

可不是,分明是太子先引诱原身的,待得原身飞蛾扑火付出一切后又轻飘飘地离开,不是渣男是什么?

青竹不懂这些,只道是主子想通了便好,如今太子为笼络郡王府,又跟二小姐纠缠不清,这样的人,怎么配得上单纯善良的小姐。

“小姐能想通便好……那太子不是个东西,怎配得上您!”

青竹爱戴她,自然是怎么看她怎么觉得好,她若是当真却是傻了。

洛浅陌摇了摇头,却斜瞥青竹一眼,带着些警告意味,道:“隔墙有耳,青竹慎言。”

青竹连忙应喏,正要再说些什么,洛浅陌又开口了,这次却是赶人。

“下去吧,没有我的吩咐,任何人不许进来。”

落水后易染风寒,洛浅陌再如何废材,也毕竟是老王爷最疼爱的孙女,全府上下自然是没有一个敢怠慢的。如今大夫限定时日已过,早早有人把热水准备好,以供洛浅陌沐浴。

洛浅陌不喜有人时刻跟着,更别说洗澡了,干脆早早把青竹打发出去,省的还要引人怀疑。

洛浅陌这么想着,缓缓地把身体浸入热水中。

水面上漂浮着各色的花瓣,却片片是最新鲜的,不见丝毫萎顿,想来应是采摘不久。花瓣在水面上形成一个隔层,隔绝了水上水下的空间。

空气中弥漫着缕缕奇异的香气,是青竹退出去之前点上的香,有安神之效,闻久了竟让洛浅陌有些昏昏欲睡。

正当她意识略微模糊之时,一个声音却突然炸响在她耳边,让她猛然惊醒。

“你想要变强吗——”

声音浑厚有力,带着一分高高在上的意味,让洛浅陌微微蹙眉。

洛浅陌顿了顿,便当做没听到一般,接着浸在热水之中,仔细看却能发现她的身体有些僵硬,肌肉绷紧,显然是提起了警惕。

“你想要变强吗——”

那个声音不依不饶地重复了一遍,似乎对洛浅陌没有回应这一点感到万分不满

精彩评论:

这个作者(风小筝)很坑,每次文章快要解VIP了,就跳出来写个几章,向读者们道个歉,讲出个理由来。什么离婚啊?什么在忙相亲啊?不知道读者的原谅后,等个几天故态复萌,又断更了!!!然后没个几个月你是不要想见到她了。这么一《邪王轻点宠:至尊甜妻要翻天》写了好几年了,至少三四年吧,才更了100多章。而且目前又坑了。不知道这一回是什么理由。生孩子?慎入!!!!!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