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嫡策》嫡策全文免费阅读 kuso 嫡策BG文

更新时间:2019-05-15 18:32:12

《嫡策》嫡策全文免费阅读 kuso 嫡策BG文 已完结

《嫡策》

来源: 作者:董无渊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小苑,侯爷

《嫡策》为董无渊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莲玉探头看看暖阁里,索性把莲蓉拉进旁边的小隔间,边亲给她斟了杯茶,边说:“能有什么鬼?只是把日子提前罢了,原先景大少爷不也是六岁...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莲玉探头看看暖阁里,索性把莲蓉拉进旁边的小隔间,边亲给她斟了杯茶,边说:“能有什么鬼?只是把日子提前罢了,原先景大少爷不也是六岁就搬到外院去了?”

莲蓉接过茶盏,喝了口茶,再看看莲玉青着一张脸,眼下乌黑一片,越发觉得不对劲,姑娘却宁愿和莲玉说,也不给她露声儿,心里不忿:“哼,你且就瞒着我罢。景大少爷是小郎君,提早是应当。姑娘却是太夫人的心头宝,哪儿舍得放!连王妈妈都觉得不对头,别以为这偌大个东厢房就你一个人忠心!”

莲玉给自己也倒了杯茶,一时间也不晓得该怎么答,她本就不善言语,这件事又大过天了,连大夫人都瞒着。莲蓉性烈,自小服侍姑娘,又是太夫人给的而自己却是后来大夫人派过来的...

莲蓉见她不说话,心头愈发生气,认定了莲玉这是在作张作乔,将茶盏重重磕在桌上,腾地一下起身,扭身要就走。

莲玉连忙上前两步,拉住莲蓉,嘴里直说:“没想瞒着你!是实在没事儿,大不了的事就是大夫人想姑娘了,姑娘这才搬到正院里去。”

莲蓉哪里肯信,一甩手将莲玉甩开,莲玉的手“嘭”地一声磕在了方桌边的角上,莲蓉被一惊,却仍硬撑着:“你也别敷衍我。去听八灯巷的堂会,姑娘选的就是你陪着。今儿去正堂问安露脸,也是让你陪着。如今有了事儿还是给你说,还让你瞒着这一屋子的人...”边说边伤心,越想越委屈,抹了把脸扭身坐在凳上,背过莲玉,抽泣着说:“你凭什么啊你。明明是我陪着姑娘更久,明明你连自己老子娘都克死了,我才是府里长大见识广的,姑娘往前喜欢听我说话,到现在姑娘却越来越喜欢你...”

莲玉被砸,赶忙缩着手,十指连心,虎口都已经淤青一片了。她却顾不得这么多,这才听出来,原来莲蓉是在争宠。

莲蓉的老子是外院的采办管事,娘在太夫人院子里当差,而自己却是庄户上的孤儿苦出身,被大夫人看上了才带进府里的。

不过莲蓉这番话也太伤人了,莲玉有些生气,却压抑着怒气,举步就往外走,不想再扯下去了,边走边说:“你我同屋四五年,除了王妈妈,你一直是东厢房里的第一人。姑娘又一向一视同仁,说不上更喜欢谁。退一步说就算姑娘有偏好些,难不成另一个就要心忖怨怼,不用好好办差了吗?”

莲蓉背身坐,咬着唇,听到东厢房第一人那里,气本来消了一半,却被后面的话又勾起了一半,提起裙就追出去。

追到正厢房,见莲玉已经拿起了册子在对物什,她冲上去一把抢过来,眉头高挑说:“这种粗重的差事是姑娘吩咐给我们的,自然是我们要好好当差。莲玉姐姐是精细人儿,快去歇着吧!”

王妈妈一听就知道这两有了不对付,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心里却无条件的偏向从小看到大的莲蓉,便说:“姑娘叫你去歇着,你还杵在这儿做什么。过会儿,姑娘就要用午膳了,也离不得你。”

莲玉咬咬唇,望了王妈妈一眼没说话,看着王妈妈与莲蓉指使着小丫鬟们干得起劲,心头有委屈有伤心,站了一会儿,便捧着手往偏厢去。

两个大丫鬟引起的风波不大,熟睡中的行昭自然不知道,当她醒过来摇铃唤来人时,看是莲蓉在身旁麻溜地挽帐点香,微怔,问:“莲玉还没起来?”

莲蓉一撇嘴,眼神有些躲闪,却说:“嗯,估摸着是真累着了。我已经让荷心提了饭去偏厢了。”

行昭屋里的丫头,一等大丫鬟是莲字辈儿,二等是荷字当头。

行昭正迷迷糊糊的,点点头,梳洗过后,就在炕上用过午膳。

午后初霁,这几日的雪总是在晌午时分停了,取而代之的是澄黄的暖阳。

行昭靠在炕上拿着本《孟子》打发辰光,在安宁的时光里,心里就如同三伏天喝下冰水般熨贴。

临近晚膳时,张妈妈过来了。

照旧寒暄屏退左右后,张妈妈就直入主题了:“...太夫人想了想,这样无缘无故地搬,怕是众人心里都要各种猜忌,如今不好再起事端了。午间,太夫人特地请来顺天真人来问了一卦,说明年是庚子年,四姑娘最好居坤位,这样才好避邪魅。”

顺天真人是勤于行走在定京城里大户人家的出家人,哪家出了个什么事儿都原来叫顺天真人来问问。

行昭一听就懂了,带了些赧色说:“所以我才要赶在翻年前,搬到处在坤位的正院去。到底是祖母思虑周到,这样府里的言辞也就统一了。”

张妈妈笑了笑,又说:“大夫人过会来问晚安的时候,就把这事儿正经说下去。太夫人让我来问四姑娘,过会儿去正堂还是不去?不去呢,也好在屋里赶紧收拾箱笼,毕竟时间不宽松。”

行昭点点头,听张妈妈话里只说了不去的好处,自然明白太夫人是不想她去的,便顺着她话说:“那我就不去问晚安了。今儿晚上祖母房里是谁贴身侍候呢?”

“是芸香。”张妈妈笑得愈深,甚是觉得这四姑娘七八岁的年纪,处事为人却老道而沉稳,从早上话里话外没说任何人的半句不是,却把后果说得明明白白悲悲戚戚的,让太夫人一心为了她打算,继而又加了一句:“太夫人向来不拘着丫头们,晚上让莲玉去找芸香说说话绣绣花也可以。”

话说完,就起身,话带到了就告退了。

行昭见张妈妈明白自己的意思了,扬声唤来莲蓉送张妈妈出去。

天际渐晚,正堂里仆从们把高高吊起的灯笼扯着线放下来,点了灯油,又升上去,青瓦红光,相映生趣,一片灯火辉煌。

将用过晚膳,便有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入了正堂。又过了近一个时辰,便又浩浩荡荡地出了正堂。

听莲蓉在耳边说,大夫人走了。行昭抬了头,轻声吩咐她:“让莲玉去找芸香,问问祖母同母亲说了什么。”

莲蓉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生涩,点了点头,就转身往外走。

过了三刻,莲玉一手捧着托盘,里面装了两碟点心,一手撩开帘子进来了,将托盘放在了窗棂边的小案上,和行昭交代说着:“...太夫人先是吩咐大夫人记得要让花房的来把小苑旁边都种上芍药,大夫人看上去很高兴的样子。太夫人接着就在嘱咐大夫人还要照顾好侯爷的生活...”

说到后面,莲玉带了些疑惑,却还是照实说着:“太夫人还说今儿个顺天真人总算是把算好的卦拿来了,您这次提早搬到正院是去避祸的,要大夫人约束好万姨娘和侯爷其他的妾室,别让她们不长眼惊了您...”

果然,这些话太夫人不好当着她,交代大夫人。太夫人的言下之意不过是,你女儿都搬去和你住了,为母则强,可千万别出现了像以前那样,被万氏逼得哭哭啼啼跑来荣寿堂的情形了。

行昭边听边点头,这样就算是名正言顺,余光却瞥到莲玉的右手虎口乌青一片,蹙了眉头,问她:“这是怎么了?”

莲玉赶忙将手藏在了袖里,摇摇头,只说:“将才做噩梦,手一挥,就撞到了床头的匣子上,不碍事。”

行昭闻言,便仰头看她,小娘子神色不像是精神不好的,但眼下却是又有团乌青,这几日的事儿,让这个沉稳内敛的女孩心力交瘁,不禁有些心疼,说:“去拿一匣安神香点着吧,点着能睡好些,等二十五日咱们去定国寺,再去求求符来镇镇,会好的。”

莲玉点点头,却暗地里瞥莲蓉的神色一下子变得极差,不禁一叹,心想总要找个时机和姑娘说说。

第二天,和太夫人定下了四个二等丫鬟,一边麻溜地将小苑收拾了,一边将东厢房收拾完了。

大夫人一连几天都是笑逐颜开地跑上跑下,连小苑里的栅栏用藤木还是青竹,都要来荣寿堂与行昭商量。

几处的人,几天的功夫,紧紧拧成一条心,总算是拾掇妥当了。

精彩评论:

文字功底扎实,对遇到问题的处理也相当合理,找准矛盾冲突的地方,将世家和豪族分开处理,合理性和可读性实为上乘。同时避免了历史文疯狂水科技,遇到一切问题都去点个科技树这种司空见惯的写法,回到了以人和策略为主的历史文。“公无渡河”、“吾欲使汝为恶,则恶不可为;使汝为善,则我不为恶。”两个故事的化用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让我感觉有种难以言语的震撼和悲凉。文中体现了历史变革中的迷茫、无奈,也有力求有为者的一次次努力和努力失败的挫败,大厦将倾难以挽回。挂有点厉害,类似无限金钱,讲道理这还玩个锤子啊。诛宦部分有飞车的感觉,热血到狗血。每章最后的古文部分,虽然有意思,但个人感觉和正文有点隔阂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