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邪女斗天》斗天狂徒 小说 出柜 邪女斗天总受

更新时间:2019-05-15 00:41:44

《邪女斗天》斗天狂徒 小说 出柜 邪女斗天总受 连载中

《邪女斗天》

来源: 作者:歌亦云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那人,令紫

完结小说《邪女斗天》是歌亦云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那人,令紫,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在那一刹那,灵魂中已经快要耗尽的能量好像得到了补给,令紫清苑悠悠转醒。先前被困在大殿的壁画中时,其实耗用的不是体内修为的力量,而...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在那一刹那,灵魂中已经快要耗尽的能量好像得到了补给,令紫清苑悠悠转醒。先前被困在大殿的壁画中时,其实耗用的不是体内修为的力量,而是生生世世在轮回间积攒下来的灵魂力量,如今紫色的幽冥之力渗入体内,他的灵魂非但没有出现排斥反而有了一种契合,仿佛原本就是一个整体一样。

从沉睡中醒来,看着这陌生的空间,一时竟然不知道自己是身在何方,甚至有那么一瞬间忘记了自己是谁。可是对面射过来的那道灼热的目光还是给这人带来了影响,他抬头望去,带着几分疑惑和初醒的迷离。

紫光渐渐地暗淡下去,直到全部深入那人的体内。那应该是类似传承的东西吧,和药冥曾经在邪君墓里的时候遇到的情况有些相似。

当日风铃儿说她是邪君的传人,所以她觉得这也应该是上古那位某位上君的传承。那个传承封印的力量因为选中的传人靠近而自动开启,才会显现出先前的幻像。可到底是什么呢?其实她也说不上来。

药冥看着与她对视的人,浅浅地勾起嘴角,大步走了过去。她已经从那种悲伤中缓过了神来,那些模糊的画面,哪怕是真真实实的悲戚,还是没有在她那个淡漠的心上留下太深的痕迹。真是个矛盾的人啊,一面重情,一面冷漠,在陷入的时候可以不能自拔,在离开的时候也会毫不留恋。

她走到紫清苑的身边,定睛盯着他的眼睛,而后轻轻地耳语,不知道从什么时候竟然有些喜欢耳语这种说话的方式了。

“哥哥”她轻声唤着,而后抬起头淡淡地看着他,原本只是不带感情的呼唤,可是每每对上紫清苑的眼睛就会想起他那阳光儒雅的浅笑。药冥有些矛盾,也许不应该因为心中的郁闷就把所有的人都拒之心门之外,可是邪域当年原本就是被排斥的领域,自己是邪域的传承者,眼前的人可能是另一种领域力量的传承者,将来会怎么样还不一定,陷得太深不好。

“冥儿?”

很显然紫清苑没有完全回过神来,他的灵魂还在消化方才没入体内的能量,所以反应有些迟钝。再加上药冥一身女装叫他不能确定。

很少见到这样呆呆的紫清苑,其实除了他阳光的笑容以外,他木讷的模样同样让人喜爱。

药冥抿嘴一笑,说出自己的想法:“不像吗?呵呵”她并没有等待清苑的回答,“我原本以为在这绮梦山中的掠夺,我势在必得邪凤涅槃的宝物,也会因此而成为最后的赢家。”

她意味深长地看着眼前的青年,这人一种有天生的魅力,让人怎么也讨厌不起来,其实要与他交恶也不太容易,所以以后的恩怨以后再说吧,现在不用在意那么多。

于是她又接着说:“没想到最大的赢家会是哥哥,偏偏哥哥所得得冥儿无法争夺的,而你还是那样让我忍不住想亲近。”

紫清苑没完全明白她在说些什么,却猜到一定是在沉睡的时候在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虽然疑惑可是却并未深究什么,在他看来有的事不必勉强,该知道的时候总归是知道的。

于是依旧用他那一贯地笑脸回应着药冥:“强大总是好的,这样就可保护重要的人了!”他虽然在笑,可是笑容中却好像多了些许沉重。

紫清苑没有说的是自己其实是被追杀到此处的,这里对他原本并不是非来不可,一切不过是阴差阳错的结果。

记得幼时他随着二叔去了傲云,后来与翼王交好,而这次就是程后的党羽要将翼王的人赶尽杀绝,他是慌不择路误闯此处,然后就是现在这般状况了。

紫清苑虽然是笑着的,却挡不住他的愁眉,让药冥不由自主地想要抚平他的额头。等到她意识到的时候已经将这样的想法付诸了行动。她丝毫不觉得尴尬,只是小声问着:“那冥儿算吗?”

“嗯!”紫清苑阳光地笑了起来,很肯定地回答。他轻握了药冥的手,这个孩子,一个让他真心怜爱的妹妹。

就算是犯愁也能有一颗阳光的心,这就是紫清苑。或许在他对十年前的事情释然的那一刻,这世上就没有什么能再让他怨恨了。记得小时候母亲说过,无论怎样对于生活都要保持一颗充满希望的心。

清醒的紫清苑环顾四周,远处有不少陌生的尸体,想来也是误入此间的冒险者,而靠近了这边盘坐着一群打坐调息的人。看那些人全神贯注的模样,应该并没有听到他们方才的谈话。

他扫过几个熟悉的面孔:“易风,萧阳,二叔,还有方才遇见的两位兄台,剩下的是?”

“我的家人!”药冥恨自己地解释道,她觉得药谷中人就算家人。

“哦”紫清苑淡淡地答了一声,便从袖子里抽出了一板玉针,然后挨个的给他们施针,助他们恢复元气。

药冥有些诧异地看着那个忙碌的背影,不是说玉针术是极其高深的吗,为何却不见这人用玄气运针,如果不是玉针术那这些脆弱的玉针怎么没有折断?这时间真是无奇不有,真是有趣得紧。

看着他一个人忙碌,药冥犹豫着也从纳戒里掏出了金针,运起金针用极为精准的针法将它们刺入伤员的Xue道。

“你?”紫清苑有些诧异的看见那人出神入化的针法,眼中出现了少有的兴奋。

药冥笑道:“不过得了本典籍,学了些皮毛,这金针就算在怎么出神入化也及不上玉针的。如果哥哥有兴趣,等过了这茬儿,我把那本典籍送你吧,反正我在针术的路子上不可能有所造诣,搁我这里不过是暴殄天物。”

药冥说的是实话,金针在怎么也及不上玉针,不过二者却的确有相通之处,所以《金针疏义》在紫清苑手上才是真正的宝典。

“嗯”

……

终于帮几人施针逼出了体内聚集的阴霾之气,二人早已累得满头大汗了。

那些人还没有醒,于是二人便坐下来家长里短地聊些琐碎的事……

“冥儿到这里做什么,很危险。”紫清苑突然问道。

“治伤!”药冥好不犹豫地回答道,“我需要这邪凤涅槃之火和他的伴生灵物,我别无选择。”

听到这话紫清苑不由得皱起了眉头,陷入了沉思。

看到他如此神情,药冥以为他是因为邪凤的强大而不便上前。也是,他不良于行,又看似不通玄气,虽然有一手莫名其妙的玉针术,却和战斗无关,倒是容易拖后腿。

就在药冥准备帮他找台阶下,告诉他不用跟来时,却听到那人说,“我帮你吧。”

“不用,你的腿……而且凤凰可是上古神兽啊。”听到他的这样的回答药冥反而有一丝慌乱,怎么可以让他去冒险呢?

“呵呵”紫清苑伸手摸了摸药冥的头,笑道,“冥,有时候不要太相信自己的眼睛。”

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歌亦云)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那人,令紫)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歌亦云)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邪女斗天》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那人,令紫),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邪女斗天》 免费阅读章节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